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又一个片段(很垃圾)

我发四,写完这个我就去写正经的正文去,不再乱摸鱼了。再摸鱼怕是要写不完正文了。
跟上一个片段是同一个背景。
大理寺双花带一点狄尉的一个片段(dei,正文里双花不会见面的。这只是……我的这一点脑补。一点不会出现在正文里的东西。)








裴东来并不认识尉迟,但他在看画像之前见过尉迟。

他们都做过大理寺卿,并不代表他们会相识。准确的说,在见那幅画像前,他并不知道宫里有个叫尉迟真金的人。他像胡人做胡饼时撒到坑洞里的盐水,盐水刺啦啦地蒸发,尉迟却是无声无息的消失。

地室里的人瞥他一眼,裴东来拿刀挑他下巴,却是空。他转头,一身金吾卫打扮的年轻人正站在暗处,见他回头便瞪他一眼,“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快滚!莫非在等本座打断你的腿?”

“打断本座的腿?”裴东来眯了眯眼,“你以为你是谁?”

年轻人哼了一声,嗤笑道,“无知小儿,你当这是什么玩乐之处?”

“你是何人?”

他默了默,退到阴影更浓处,裴东来只隐约看出来他瞳色与常人相比有异。默了许久,年轻人终于回答,“无名无姓之人。”

裴东来向他走了几步,年轻人又退了几步,年轻的大理寺卿觉得好笑,但面上仍绷着,“此为何处?”

年轻人退无可退,便别过脸不看他,也不搭话。裴东来想了想,还是掏出了火折子,没等他看清这人的脸,不知从何处窜出来的黑猫便向那人脸上狠狠挠了一爪。

没有血往外流。

裴东来再看,眼前赫然是一堆虫子,勉勉强强堆成一个人形。猛一惊吓后,他往后退几步,退到火光下,那虫便没有再爬来了。大理寺卿心道怪哉,再一回头,刀剑架上放了三把刀,刀旁边有幅画。

裴东来拿了烛火走过去,用刀挑着布,抹掉纸上的蛛网灰尘。再一看,意气风发的上将军正在画里瞪他。胡人的发,胡人的眼,不笑也有三分艳,可细看时,眉目间又藏着汉人的清俊。那画的边角处画了丛花,画里似藏了字,裴东来正要再看,却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动静,没等他回头,便隐约听一人道,“禀……有人擅闯……”

猫忽而跳上他肩头,开口却是娇媚女声,“跟我走,不然你可出不去这里。”

“你又是何人?”

“你不信我?当年那身为半妖的上将军都是勉力从这儿逃出去的。你以为你能凭一己之力躲过这一劫?”

“上将军?”

“旧时的一个金吾卫统领。” 猫舔舔爪子,“你走不走?不走我就把你留在这儿了。”

裴东来盯它几瞬,“这里有什么?”

妖猫咬着他的衣摆,想要给他领路,口齿不清道:“出去再说。”

见裴东来不动,它便补了一句,“这儿有恶鬼。你是凡人,对付不了它们。”

裴东来眯眼看它,终是点了头。

也不知妖猫用了什么法子,裴东来走出地室时,全然不记得出入时的路线。“你对我下了咒。”

妖猫笑回道,“怎么叫下咒呢?我是在救你呀,大人。”

“那位上将军究竟是谁?你引我去那里,究竟想我做什么?”

“我一只小小妖猫,又能做什么呢?下界界门已有裂缝,我与那一室恶鬼不过也是苟延残喘罢了。引大人去那处,也是想请大人替我向八年前入狱的讹兽带句话。”

“你是说……”

“是他。你同他讲,有一位八年未见的旧友在此处等他,时间地点这些,同八年前无半点分别。”

“若是我不带这话呢?”

妖猫跳上他肩头,裴东来顿时动弹不得,“我今日可是救了你一命呀,大人。”顿了顿,它叹息道,“不带就不带吧,我自有办法告诉他。只是大人你要记得一件事,你欠我一命。”话罢,便如冰塑般消融在日光下。

后来裴东来给狄仁杰讲了这件事,狄仁杰听完愣了好久,欲言却止又好久方才挤出一句,“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他面上全然不似平日那般镇定,像要落下泪来,又似要抚掌大笑。裴东来拧着眉毛看他嘟囔好一阵“活着就好”,眼神活像看傻子。他又问尉迟真金的生平,狄仁杰推辞说自己年事已高,记不清了。裴东来当时就想一斧子劈开狄仁杰的头,看看这人脑壳里都装了些什么。你头发都没我白,还年事已高?年事已高你跑得比我还快,你他妈是兔子吗?当然,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毕竟他还有用。

狄仁杰不讲,他就去问别人。问大理寺中尉迟真金的旧部下,一查花名册,人都死了七七八八。一问死法,花样俱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上位者的掩盖。裴东来明白,但他偏就要知道是谁,他欠人一命,不能欠得稀里糊涂。

被割了舌头的狱卒连比带划地告诉他,尉迟真金为保护天后,与刺客缠斗时被人下了绊子,脊骨上的旧伤复发,饶是他体质特殊,身为半妖也扛不住那样的伤痛。是以早就辞官养病去了。 冷宫里发了疯的宫女和他讲,尉迟将军是被宫墙里的怪物吃掉了。那一夜许多人都看到了,尉迟将军被天后深夜召见,他进宫时,怪物就跟在他身后,他刚要迈出天后寝宫的宫门,那宫墙里的怪物就扑了出来。啊呀呀,那怪物好大!宫女瞪大眼讲,那怪物就像一团火,一眨眼,尉迟将军就被它吃掉了。好多人都看到了,但他们都说尉迟将军辞官回乡去了。他明明,明明就是被怪物吃掉了!说到最后,她竟嘤嘤哭泣。陈姓的金吾卫统领则告诉他,他曾是尉迟大人的手下。尉迟大人离开时,确然英武,确然让人敬佩。不过……金吾卫统领忽然哽住了,裴东来也不急,只问他,不过怎样?金吾卫统领摇摇头,没什么不过。尉迟大人辞官后就回了旧乡,我曾暗地里派人打探过,可惜自他辞官,便再也没人见过他。

问了一圈,裴东来又想起了狄仁杰。他去问狄仁杰,狄仁杰又把这三个说法揉在一起,给他编了个故事。起初裴东来还挺相信,后来越听越觉得离谱,遂拍案而起。

狄仁杰,你诓我!

狄仁杰笑吟吟看他,我怎么诓你了?

这怎么可能会是真事?

讹兽捏着须笑了一阵,方才回道,在外面的人都找不到他,我一个在焚字库里待了八年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他去了哪里?

就算我有可能知道,那我们便按你打听来的说法推测一下时间。他是在我入狱三月后才辞的官,那时沙陀也已入狱。大理寺同金吾卫都被人洗过,我的罪名是犯上作乱,意图谋反。人人自保不及,又怎会有人告诉我……他的去向呢?大人真是说笑了。

“狄仁杰。”裴东来叫住他,“你真的不知道吗?”

“我就算知道,又能怎样?这世上的事,不过就是生老病死,相聚分离罢了。大家都身不由己,且看开些吧。” 













溜了溜了。
吻人间里老狄的死法还没想好,想用非诚勿扰1里女主自/杀时的死法,但又觉得,如果这样安排,后续案件可能不太好写。所以,你们有推荐的吗……emmm如果忘了吻人间是哪篇……就,是dee开篇就挂了的那个。希望你们还记得它。(我只是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为什么要说这么一堆废话)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