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你好我叫深情

身无长物,唯手中有笔一支,愿以此草芥身,为人世之不平,写上一个圆满结局。

努力好好学习,好好写文。

想写很多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可惜我是个无趣的人。

有幸与你相识,谢谢你喜欢我的文字❤

长期沉迷盗梦空间和加勒比系列无法自拔。

嗯,决定每天告诉自己,写文嘛,就是为了自己开心啦(●'◡'●)ノ❤当然啦,我还是好喜欢看到我的文字的各位能给我点评论啦*٩(๑´∀`๑)ง*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点评论行不行?ヾ(@^▽^@)ノ

不想当画手的写手不是好剪刀手

啊啊啊啊啊啊好想做个画手,把我午睡时梦到的那个画面画出来。
就是长生殿里丹辰子和苏珩初见时的那个画面。
一身着水蓝劲装的年轻人持剑立在一片青林翠竹中,一棵枫树上盘着一淡金灵蛇,蛇头上落了一红蝶。
神采飞扬的师父父和懵懵懂懂的徒弟弟qwq
好喜欢qwq
可惜我画不出来【叹气】

我的一个神仙朋友(二)

——

城外香山,三层白塔。

既明见着折颜时,有些恍惚,他约莫有段日子没见过除了他哥哥齐光以外的人了……也许是半个月,也许是三年,也许是五年……既明也记不清了。

想着,传闻里暴毙的明帝蜷着腿坐在梁上复百无聊赖地发呆,他低下头,怔怔地看着幻觉,面上没有一丝活气。他又似乎没有在看那幻象,他在看着虚空,看着他已不再奢望的自由。

过了很久,他听见那幻觉用他已经有六年没有听过的声音唤他,“东华。”

他是东华,却也不是东华。

东华是九重天上的仙人,而既明只是这红尘里的一个俗人。

既明觉得这两个字有些熟悉,却记不起是谁。于是他不再看幻象,别开脸看向一边,他小声地哼着很久之前折颜哼唱过的字句。可刚刚哼了一两句,既明便不再出声。

他模模糊糊记得,哥哥不让他唱这首歌,也不让他再见教他这首歌的人。虽然这人一点都不像他……但即便不像,他也不该就在这里。

赶走他吧。

想着,既明动了动,似是想要从梁上下来,却又坐了回去。可那幻象竟腾身而起跃至他面前,它仿佛活物般一脸惊讶,如方才发现这人的踝上被人系了脚镣般,这链子很长,也不晓得它究竟连到哪里。

既明看向幻象的眼睛,微微地抖着。

他已沦为阶下囚,卑微如蝼蚁,这人却眼瞳澄澈,仍是仙人模样。

既明不知怎的,突地鼻酸。被人夺了皇位从高台上一脚踢下时他未曾哭过,被废了一身好功夫时他未曾哭过,被锁在白塔里五年不曾见天光他亦未曾哭过。

如今仅是看着他的眼睛,既明却想哭了。

他攥紧衣袖,死死盯着幻象,想说你怎的会来看我。既明想想又觉得不妥,遂想如寻常朋友般问他,你与那青衣姑娘近来可好?六年过去,可曾有一儿半女?

他却问不出口。

恍惚间,既明倏忽记起一红衣人,他站在冰天雪地里,如天地初开时落在世间的第一捧凤凰火,仿佛天地间唯一一点艳色。红得刺眼,红得凄艳。

那人看着他,可他却看不清那人的脸,只依稀听见那人说着告辞,说着白首。

蓦地一点华光闪过,那人不见了,既明想追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追。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只有他一人一身玄衣立在那里。

身前一轮明月,身后灯火通明。

仿佛他是这两种绝色之间的唯一一点隔阂。

他无法随他而去,他亦无法在这皇城里久留。

幻象搂上既明的颈同他额头相抵,一字一句道:“既明……不要怕,我带你走。”

既明攥着他的衣袖,抖得更厉害了,他听见自己带了些哭腔说:“我跟你走……带我走吧,折颜。”

“带我走吧。”

那幻觉却退开了,既明忙靠过去想拉住他,却看他倏然消散。

“折颜……?”

空荡荡的塔里除了他,仅剩些许回音。

既明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他勉力站起身,往幻象消散的地方走了两步,突地,他看见那人的背影。那人正站在他身边,只要他再走一步,他就可以拉住他。

既明向他走了过去。

一步踏空摔在地上时,既明有些庆幸,还好他只是被锁在第一层,若是锁在三层,可能这会儿他只剩一具尸骨了。想着,既明环顾四周。墙壁地面上皆是弹出的利刃。

蓦地,门开了,门外一片深沉夜色,门口立着一个人。那人带了些笑意,“呵,弟弟呀,今日怎么从梁上下来了?”

既明抬头看了过去。

一张既明恨之入骨的脸,但既明却记不起自己恨他的缘由了……既明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思索无果,既明也不答话,只站起身别过脸看向一边,齐光眼里有些不快,“既明。”话罢,他见既明微微一颤却仍未回头,便复扬起一个笑,道:“弟弟,在看什么呢?”

既明默了片刻,“我看见他了……我的那个神仙朋友。我看见他了。”

齐光看了眼既明一直盯着的那个方向,空无一人。他笑笑,讥讽道:“弟弟,你已经分不清现实和幻觉了么?”
既明往后退了退,齐光揽着他的腰把他拽了回来,两人贴得极近,恰似耳鬓厮磨。

既明听见齐光说,“弟弟呀,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既明没有答话,齐光续道:“今年是你‘暴毙’的第五个年头了,今日正是你的祭日,哥哥今日特地去给你上了柱香呢,欢喜否?”

“说来……你在我这里受了这么久的罪,怎么不见你的神仙朋友来救你呢?”

默了很久,齐光听见既明说,“他会来的。”

话音未落便是一声脆响,紧接着又是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既明半躺在地上,从齐光的眼里看见自己一边脸高高肿起,嘴角带血发髻散乱,随后他的衣衫被俯下身来的齐光扯得半开,看着狼狈得很。

齐光笑了起来,“你都这样了,他不是照样没来吗?”

“既明,乖一点,听哥哥的话,把它给哥哥。”

既明看着虚空,突地有些疑惑了。

那个老凤凰已经走了有六个年头了,他究竟要不要守着临别时折颜送给他的东西呢?

偏偏齐光还在逼问。

既明几番张口,却什么都没说。他还是觉得不该说出来。

他默了许久,有些委屈道:“那是我的……”

齐光捏着他的下颌,不知是为了羞辱既明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便扬高了声调,“你都是我的阶下囚了……你守着它又有何用?”

顿了顿,他低声讥道:“你前些日子咬得真狠,哥哥现在肩上还疼呢……既明,你不该拿它来补偿一下哥哥吗?”

他看这个被他逼得半疯的弟弟没什么反应,便叹口气从袖里摸出个小瓷瓶,倒了几粒药塞进既明嘴里。

既明看着他,模模糊糊地觉得自己似乎想起了什么,可它却如铜镜中的花般,叫他始终瞧不真切。齐光拍了拍他的侧脸,嘲弄道:“莫不是真的疯了?”

顿了顿,他拍了拍手,门打开了,一行人鱼贯而入。有人怀中抱琴,有人手捧香炉,还有人提着药箱。

齐光叫那医者模样的人上前,道:“孤问你……孤要是把药稍稍加重些,他会死吗?”

医者探了探既明脉搏,随后又粗粗检查一番,道:“不会。不过不可太重……他已毒入脏腑,太重便吊不住这口气了。”

齐光扬扬眉毛,“难怪我给他喂药也不管用了……那便把香炉撤下去吧,琴给他留着。”

“我还等着用他来召那只凤凰呢。”

——

既明又回到了梁上,这次齐光把他锁在了第三层。

既明不用偏头就可以听见塔边铃声,也可以透过那小小的窗子看一眼外界。

齐光仁慈了许多,虽说把他锁在了高处,却给了他一把琴。

既明又弹起了当年折颜手把手教他的凤求凰。

他依稀记得那年暮春,繁花如雨下时,折颜坐在梧桐树下弹琴的样子。他便如一阵风般,潇洒无挂碍,弹出的琴曲也是那样风流多情。

既明却弹不出那样的感觉。准确的说,是折颜走后,既明便弹不出那样的感觉了。

幽怨琴声在塔里一遍遍的回响,凄哀婉转,闻者皆驻足。

邋里邋遢的醉道士难得不喝酒,被他托在手心里的陶土小人儿问他,这塔里究竟住着怎样一个人呢?

怎样的人,才能弹出这样的曲子呢?

醉道士想了想,决定把当今皇帝封山时的套话搬出来。

这塔里……其实锁了个妖怪。

吃人喝血不吐骨头疯疯癫癫的妖怪。




TB那个C

二刷变五的时候买错票了😂时间买晚了,看完以后回家爆手速码了一点。

我的一个神仙朋友就此开虐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不知为何突然好奇如果柱子在杀了小蜜蜂后清醒,会是怎么样呢?

连更!连更!老子要连更!!!!!!!!!!!!

高伟光三百万粉了!!!!!!!
我好开心!!!!!!!!!
我要连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长生殿什么的通通拾起来!!!!!!!!
这几天我大概会化身真正的人肉打字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首页不喜欢可以屏蔽我一段日子❤
爱高伟光也爱喜欢我的文字的你们,么么叽么么叽么么叽❤❤❤

微博上看了一圈儿
突然想写地主家的傻儿子迷弟追明星的文
明星的图片,迷弟出的是最好看的
明星的安利,迷弟写的是最痴汉的
明星的MV,迷弟剪的是最走心的
明星闲下来了也会逛逛B站,开个小号窥屏微博什么的
后来发现迷弟真的很走心
于是后来几次机场接机时便特意留意了迷弟
明星不怎么红,接机的人不多,久而久之迷弟也就和自己的爱豆走近了些
后来的后来,迷弟脱粉了
明星不知情,只是觉得似乎很久都没有见过迷弟了
粉圈儿破事儿多,迷弟被逼得几近回踩
兔区八组都来问脱粉的原因
他想了想,说了出来。
说出来的那一瞬间,迷弟就后悔了。
他会毁了明星。
明星几乎在一夜间从半空里摔到了地上
再后来,迷弟一天夜里接了一个电话,是明星的。明星的声音哑哑的,他问他,是不是他说的。
迷弟犹豫了很久,终究撒了谎。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喜欢你了,但我不会推你入火坑。
明星沉默了很久,突地笑了笑,他说,嗯。
还好不是你。
当夜明星跳楼了。在36层一跃而下,摔成了一滩肉泥,他的生命也终结在36岁。
后来的后来,迷弟和朋友的朋友聊天时,聊起了明星。
那个朋友的朋友曾是明星身边的人,她说明星跳楼前一天收到过一封信,然后他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哭了。哭得很伤心很伤心,她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
跌到最低谷后也不曾抑郁的明星哭到干呕,哭到哭不出来。
夜里明星用她的手机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时,明星还很正常。那时她正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地想拉明星出火坑,所以并没有在意现在来想,明星很不符合他平时生活习惯的那些行为。
凌晨四点半的时候,明星跳楼了。
迷弟哑然。
最后,迷弟翻相册时无意间翻到了自己为明星拍的第一张机场图。那是他第一次见真人。
那次明星的飞机晚点了,凌晨四点半才到,他一个人抱着一个拍立得等着,然后拍下了明星看见他时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的一个笑。
照片背面是几行字,是明星要求给他写的。
谢谢你。只是以后接机也要注意安全。晚上要早早回家沃~
他问为什么要写在这里,明星眨眨眼,很俏皮地说:
只有写在这里,小迷弟你看我照片时才会看到它呀,这样你就会记住安全第一爱豆第二咯~
小迷弟想,他后悔了。
他真的后悔了。
他呆呆地看着照片上明星神采飞扬的笑脸,心里说了一句——
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折颜x东华】【拉郎向】钗头凤(十四)

——

凤九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从那些个过往里走出来的。

她之前从未见过那样鲜活的东华。她曾以为这人生下来便是现在的石头心肠,却不想他也曾有过心软,有过脆弱。

可惜他的心软换来的,却是他喜欢的凤凰被人在丹穴山活活逼死这么个堪比诛心之劫的结果。

她怔怔地看了着天际皎月,眼前一会是东华亲了亲她的手背,和她说他过得很不好的样子;一会是东华在折颜死后的若干年里夜夜梦魇,忍无可忍后在昆仑墟中大醉三月的样子;一会是东华同她在碧海苍灵里说给你亲时,半眯着眼坏笑的样子;一会又是折颜挽着白真与东华在钟山相对不相识,紫衣神君待他们走远后,方才吐了满手鲜血的样子。

她觉得天旋地转,跌坐在地好一阵方才回过神来,从袖中拿出了东华给她的那枚琉璃戒。先前那琉璃戒碎了,不知为何,现在却又复原如初了。

凤九看着琉璃戒上一点灿若朝霞的赤金,闭了闭眼,心说可笑。

可笑她费尽心思,将情场之中的桃林铺了九里,也才换来东华的半里。

她曾以为是他天生不懂情滋味,今日方才知道,原是那颗石头心从未属于她。

东华的心,东华的情,便如水中月,镜中花,都是些她不该肖想的东西。

可她却不管不顾又狂妄无知地去追寻了,一路上跌跌撞撞,落了一身伤,好不容易求得一个结果,最终却被缈落将她曾期盼的结果打得粉碎。

方才的情景与她和东华的三世纠葛多像啊,她费尽心思,却总不得如愿,还害得她周围的人亦遍体鳞伤。先前是叫她阿爹阿娘丢尽了颜面,后来又因为妖魔拿了她的陶铸剑,扰得她姑父心神大动,一时不察便被东瀛万妖挣脱,活生生撕成齑粉。还有小燕壮士,也因为她一时犯蠢,葬身兽口。

白凤九有些疑惑了。

她怎的总是在做这些蠢事呢?

明知不妥,偏要为之。

为何呢?

她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药兽由着风狸抱着她,远远地看着不哭不笑的白凤九,想想先前她看见的情景,心说这小狐狸的性情倒与东华莽撞的少年时期像得紧。

都是疼了也不愿说的性子,也都有明知不可却偏要为之的念头。

可惜,那也都是些过去了。如今少绾死了,东华死了,墨渊沉睡,仍记得那些个过往的,无非她和风狸两个。

折颜么……记忆全无,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想罢,药兽笑笑,满眼自嘲。

——

白真抱着好不容易才安稳睡去的白滚滚坐在床沿上看着沉睡的凤凰,神情木然。另一边的病床上躺着浑身是伤,哭肿了双眼后崩溃晕厥的白浅。

他不晓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突然间会什么都变了?而且变得如此惨烈。

如今,他的小侄女白凤九还被困在碧海苍灵,他妹夫夜华已身死魂灭,算算辈分,是他外侄孙的小东西正趴在他肩上,呼吸微颤似是惊魂未定,他捧在心尖儿上的亲妹妹方才伏在他膝头哭得撕心裂肺。而他的心上人……也因为碧海苍灵里的怪物或是说妖魔而沉睡不醒。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先前那只是一股怨气,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白真心头有无数疑问盘旋。

蓦地,一丝阴暗从他心底升了起来。

青衣上神原本明亮如星倏然暗了下来。

一切都是从东华死后开始脱离正轨的。

他又想起了东华死前看向折颜时的眼神,白发神君眼里的深情几乎要满溢出来,他嘴唇几番翕合,像是在说生死不离,又像是在说我心悦你。

东华神情决绝,像是早已知道会如此般平静,平静又绝望。

那……就让他做个大胆的设想吧。

这一切,是否是东华多年前就已经计划好的一局呢?

他隐约听说过折颜的经历。

他似是在许多年前死过一次,但不晓得是不是死时伤了脑袋,折颜把他复生前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他听过一些传言,一些已经老得快要灰飞的妖精曾经和他说起过八荒平定前的事,他们说,那时的折颜和东华是挚友。
如同折颜与墨渊,东华与少绾一般都能为彼此豁出命的挚友。

那不如让他再大胆一点,是否折颜的死也与东华有脱不开的干系呢?

毕竟他方才听白浅说过,那与东华相貌有十成像的妖魔曾对折颜说过好久不见。

那么……是否这妖魔也同折颜、东华干系颇深呢?

也许这一切早是东华计算好的。他料到了自己会死,也料到了妖魔出世。

那他为什么一直无动于衷呢?

白真倏然间觉得有些乱。既然折颜与东华曾是挚友,为何两人如今不过点头之交?既然东华已知自己必死,为何不早早安排好对策?既然那妖魔怨恨这四海八荒,为何不在东华一死便破开封印,偏偏要等到这等时候才祸世?

这些个疑问在他脑中徘徊不去,白凤九推门进来,他也未曾察觉。待到白滚滚揉揉眼睛喊九九时,白真方才看见自己失魂落魄的侄女。

小狐狸眼里一点光也没有,仿佛丢了魂一般。白真叫她,“小九?”

凤九动了动快要僵死的眼珠子看他,扁扁嘴,带了些哭腔道:“四叔……”

白真听得心如刀绞,他忙抱住快哭了的小狐狸耐心哄道:“乖……小九不哭,四叔在这儿呢。”

凤九哭得说不出话。

她一转头便看见昏昏沉沉睡在榻上的折颜,突地又想起了东华与他同着喜服的样子,随即哭得更厉害了。

是她的错。

小狐狸偏执又悲哀地认为,一切都是她的错。

她伏在白真膝头哭得止不住,几乎要背过气去,许久方才挤出一句,“……是我的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四叔…这都是我的错啊!”

她袖内隐隐闪出一阵红光,白真也不知怎的,便扶起了凤九将她抱在怀里,道了句:“错不在你。”话罢,便点了点她的额头,由她在自己怀里昏昏睡去。

半晌,白真突地回过神来,看着怀里的白凤九,他有些疑惑又有些惊惧,他方才做了什么?

——

父神来时面如锅底,他立在一众学生身前,面上没什么表情道:“各自看看,可缺人否?”

默了片刻,这边东华道:“少绾不在。”折颜接过话茬,“还有瑶光。”

那边也有几个学生报了名字。

“禀父神,少了帝江。”

“狰和犼也不在。”

父神负手转了两圈,问:“可有人晓得他们在何处?”

一片静默。

父神冷着脸半晌无言,突地,一股巨浪自水沼泽深处涌出排空而去,九首妖兽倏然现身。

竟是妖九婴!

父神随即抬手唤来辰星剑,旋身腾至半空将一众学子护在身后。那九婴却定定地看着他身后的一众学子,折颜微拧着眉把东华往身后拉了拉,片刻后,东华不留痕迹地挣开折颜的手,往前走了一步同他并排站着。

折颜有些恼怒,这人是不晓得他身上的苍何剑有多招人么?上赶着给人看!

折颜递眼色递到眼角抽搐也不见东华往后退一退,遂翻了个白眼放弃了让东华站在他身后的想法。

两方对峙许久,正当父神觉得九婴正蓄力准备硬来时,却见九婴一甩尾巴窜上云天逃了。

九婴走了足有半个时辰后,父神方才从半空里下来,甚疲乏地抬了抬手,“你们都先回各自原先的住处休息吧,水沼泽如今也凶险得很。”

——

原本闭着眼假寐的红衣人听见脚步声便翻了个身,踝上玄铁打的链子叮当作响,“不知父神今日有何指教?”

来人轻笑两声,是个女子声音,“烛九阴,还认得我么?”

红衣人僵了一瞬,猛地坐起身偏头看过去,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妖九婴……”

女子笑得妩媚,道:“不错,是我。”

“没想到吧?你当年将将把我封印在水沼泽不久便被父神贬谪……如今,还得我来救你。”






TB那个C

太久没写,手感不是很好Orz

喜欢东凤的小伙伴可以取关我了,这篇写完以后再也不会写了,谢谢你们曾经喜欢我的文字,有缘再会

把以前光热的坑删了个干净
这篇东凤会写完
写完以后再也不会写任何和迪丽热巴小姐有关的东西
没怎么
就是不想再写了
因为东凤关注我的小可爱可以取关了,tag里可以找见更新的,我不想再看见她了
嘿呀,幸好我关注的小姐姐们没有她的粉丝
不然我真是要难过死了
就这样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掉吧掉吧掉吧
我就看最后能掉成什么样😝
真讨厌LOFTER不能像贴吧一样设置拒绝被关注👿
这样涨涨掉掉很影响人更文的动力啊😂😂😂虽然我现在热衷于段子吧

难过
发东西没人理我
也许是太久不发东西所以被无视了???
不晓得【摊手】
我要化悲愤为食欲【含泪握拳】

大概是死无对象的一个小片段……吧。

巴博萨在阴界的最后一滴雨落下前抓住了那颗苹果,长长的指甲在苹果上抠出几个洞来。
过了很久他清醒后才发现,其实他抓住的不是苹果,是伟大的杰克史派罗船长的肩膀。
麻雀龇牙咧嘴地忍着疼带领黑珍珠号在阴界的最后一滴雨落尽时的瞬间浮出水面,和他相杀多年,相爱也多年的大副随后清醒过来,他看着麻雀肩头的血窟窿,想要戏谑几句,后来却什么都没说。他走过去看麻雀自己包扎伤口,随后给了他一个苹果,接着走过去掌舵。
迷信的大副一直相信,有了苹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喵喵喵???似乎和一位同样萌巴杰的太太撞名字了??????????????尴尬

嗯嗯嗯……刚翻了翻tag,我的脑洞在时间线来说是在前面的2333
我不用纠结是否会因为文名而影响到那位太太的问题了【托腮】真是极好的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