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你好我叫深情

身无长物,唯手中有笔一支,愿以此草芥身,为人世之不平,写上一个圆满结局。

努力好好学习,好好写文。

想写很多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可惜我是个无趣的人。

有幸与你相识,谢谢你喜欢我的文字❤

长期沉迷盗梦空间,变形金刚,漫威还有加勒比系列无法自拔。

嗯,决定每天告诉自己,写文嘛,就是为了自己开心啦(●'◡'●)ノ❤当然啦,我还是好喜欢看到我的文字的各位能给我点评论啦*٩(๑´∀`๑)ง*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点评论行不行?ヾ(@^▽^@)ノ

自娱自乐,没有糖会强行嗑糖【捂脸】

不定期发疯,脑中长期有好几个我互怼,是以文风多变,时而辣鸡时而平庸。资历不深,是以难有惊世之词。

清浊自甚,神灵明鉴。

想写分歧者AU的福华
大概是没有派系的分歧者卷福和曾经属于无畏派后来因为受伤后的心理障碍变成没有派系的花生的日常吧………
emm……也不排除我会作死地继续阴谋论的可能hhhhhhhhh

苏珩细细地描画着笔下人的眉眼,神情温柔,一笔一笔如轻抚情人的眼睫。
年轻人的脸在他笔下渐渐成形。
半晌,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微笑着将皮盖在榻上的枯骨上,片刻后,年轻人的眼睫颤了颤——他睁开了眼。
骤地撞入那么一双盛满了温柔的眼,画皮自觉脸烧,看清这人的脸后却大惊,“你……你!”
苏珩却像没看见他的惊恐般偏头笑了起来,“在下遇见道长时,道长正昏在山道上……”
画皮用力摇头,浑身颤抖着快要哭出来,“我,我不是他…我不是!”
“……我见道长伤重,便将道长带了回来。”
“放过我…求求你,饶了我吧……这次我一定滚得远——”
苏珩的右手食指抵上他的唇,“嘘。”
画皮骤然噤声,哆嗦着后退,盈满眼眶的泪水落了下来。他泪流满面却不敢出声,连几声抽噎都被他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苏珩看着泪眼朦胧的年轻人,抚着他的脸颊抹去已凉的泪,“道长莫怕,在下并非歹人。”
“在下苏珩,不知道长道号?”
“我…呜嗯……我不——”
画皮说到一半时,苏珩眼神一敛,他慌忙改口,“我——我是……”
“你是谁呢?”苏珩笑着问。
画皮停下哭,怔了一会,看着苏珩的眼睛小声说:“……我是。”
“是谁呢?嗯,道长若实在不想说也不是不可,在下不问——”
“我是他。”
画皮看着他,声音很小很小,“在下丹辰子,能识画仙,真乃在下幸事。”
“在下没有听清呐…烦请道长再说一次如何?”
画皮颤着尾音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因而最后一句话叫他说得缠绵无比,如情人呢喃,比那脸皮薄的道士好了太多。
苏珩抚着他发红的眼尾,“在下亦如此。”
他目光温柔珍视,如在看一件独一无二的宝物。
就像三个时辰前暴怒地将这只画皮撕得粉碎的人不是他一样。

好文笔可以拯救烂故事,烂文笔则会毁掉好故事。
前者没见过,后者发生着。
什么你说我?
我是烂文笔和烂故事的结合体。【摊手】
写串词写得想疯。
如果可以重来,我真想做太白…………………手里的生花妙笔。

幽灵船的最后一次航行

幽灵船的最后一次航行
CP:Dru/Gru


Gru看见漂流了几个世纪的死人在他面前停留,各式各样的鲜花随死人的动作环绕他的四周,他们平静地看着他,似乎在说,年轻人啊,不要挣扎了,顺从地沉下去吧…世间一切都有它的归宿,兴许道路不同,但结局决计不会有不同。你终究会同我们一样投入死亡的怀抱,成为他锁在深蓝海底——这囚笼中的情人。

别再挣扎了,若能挣脱早就挣脱了,你晓得那些水手把结绑得有多紧。

人世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了,不管是你的未婚妻,还是惹人怜爱的三个小姑娘。明早她们会接到你的死讯,那些人要么会说你喝多了失足落海,要么就说你出去检查船身时小船翻了被鲨鱼吃得骨头都不剩。也许会有其他更离谱的描述,但没人会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死的了。

而且想想如果你死了,她们可能得到的那一笔抚恤金…她们可以用它改变很多,做很多之前只敢想不敢做的事。不是吗?

所以。

放弃吧……

他如死人所愿般闭上眼,死人们停留片刻后就离开了,有朵玫瑰落在他胸前,同他身上涌出的血一道纠缠,在一片幽蓝中红得亮眼。沉在海底的幽灵船扬起了帆。

他途径一个小镇,虽未睁眼,却也感受到了露台上鲜花的香气。浓郁到几乎要吞噬海底其他生物的玫瑰香如上帝的指令,他吐出了此生最后一口气。

在近乎无尽地坠落过程中,他渐渐意识模糊感官麻木,他隐隐听到了水手扬帆起航的声音,他想要睁开眼,却没有睁开眼的力气了。他似乎落到了一艘旧船的残骸之上,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他注定葬身海底。

“Welcome to my cage little Lover.”

衣着如多年前的海军军官的金发船长看着新来的船员,低头轻笑着如是说。一抬头,光影交错间,他的眼睛澄澈如天际那抹淡蓝,他打了个响指,攀附在船身上的海龟纷纷退开。

幽灵船极速上升着,裹夹着来自阴界的亡灵,大笑着在最后一丝缠着月亮的乌云离去时浮出水面。

它的面前是一艘巨大的客轮,在月光下闪着银白色的光。

“开始吧。”金发船长说。

幽灵欢呼着爬上船,几分钟后,船上便上演了一场血肉横飞的苏醒。










emmm………后续不知道会不会有,就是一个片段吧………

想写两个人都以为能拯救彼此,能背靠背战胜全世界,最后却因为很多原因屈服于荒谬的现实的故事。
想写薄荷星球梗的福华小甜饼。
想写幽灵船梗的德格小短篇。
emm……困死了,写完征文估计就没时间写这些了……难过。

之前说过的君臣…………

君臣BE九题【前三题】

亲王DruX君主Gru………………
好好的君臣被我歪成了亲王和君主Orz
希望太太不要怪罪qwq @数白记红







1.龙驭上宾缘悭一面






因为北方越发吃紧的战事,Dru终究没见上Gru的最后一面。


虽然关于这事,他早就有预感。


在Gru“不治身亡”之前,他曾梦到过他的兄长,那个时代的掌权者,他的心上人。是的,这三个身份属于同一个人。


那个梦很奇怪。


梦里一片昏暗,空气湿漉漉的,仿佛要变成粘稠的液态。他在一片黑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渐渐的,他看到了光亮。他看到了史前的蛙类蹦跳着从他身边路过,随后隐入黑暗。有巨大的蜘蛛从他头顶跨过,八条腿漆黑如墨,上面的尖刺看着骇人无比。在一旁的水洼里,他看到鸟儿飞过天际。


有一道影子擦着他的头顶飞过,他回过头,一只鸮正看着他,倏然它张开嘴大叫起来,它的叫声像那“邪魔入脑”的人被开颅或砍去部分所谓的,被邪魔夺取的肢体手足时发出的窃笑,也像“女巫们”用“黑魔法”揭示出事实,却被人们否认辱骂鞭打最终或沉塘或上绞架或死于火刑时的诅咒。


Dru知道那是不对的,Gru也知道。但他们无能为力。这是一个时代的错,他们只是这时代洪流中的小小的两颗石子。他们无力改变现实。他们只能通过提高判定女巫标准的这种方式来隐晦地表达自己对她们勇于探索的精神的支持,除此之外,他们做不了更多了。


他看着那只鸮,喃喃道,对不起。


一个声音同他的声音重叠在一起,一个清亮一个低哑,一个愧疚一个死寂。


Dru环顾四周却没有找到自己觉得应该会出现在此的那个人,忽然间大地开裂,死亡之海中毫无生气的水从地狱深处冒了出来,脚上绑了石头的姑娘们一个个从水中浮了出来,她们用苍白的瞳孔看着他,尖利地笑了起来,鸮也高声鸣叫着。


啊啊,真理可以告诉你呀,愚昧的亲王,对不起有什么用呢?对不起没有用啊。眼泪,哀求,软弱都没有用啊,没有用啊。


在这一切面前,他们都没有用啊。


这世上从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神,如果存在,那亲手缔造这人间地狱般的场景的君主怎么还没有下地狱呢?


地狱里有他的位置,我们给他留着呢!她们哈哈大笑着看这位亲王从腰间拔出利剑,剑尖颤抖着指着她们青白的脸,Dru绝望焦躁,又无可奈何。


无数言语涌上他的喉头,可看着那一双双原本明亮如今却死寂的眼睛,他就什么都说不出了。


错的是我…是我杀了你们,这与他无关。


金发的亲王如是喃喃着。


她们又笑了起来,她们笑着再度沉入水底。


被押上绞刑架的姑娘们从天而降,她们纤细的脖子上还套着绳索,可这不会再妨碍她们说话了。


啊啊,君王手中的利刃啊,这不是你的错。你曾是无知少年,你曾无意摧残真理的揭示,你曾那样赞同如今被称为黑魔法的科学。你曾是天使啊,但如今你却成了利刃。


我们不为自己的死而惋惜,也不为你成为杀害我们的利刃而愤怒或怨恨。我们只是憎恶高高在上的君主啊,他是那样的卑鄙无耻,只为了所谓的权力就将光明葬送!人类的光明啊!


她们怒吼着隐没在浓烟之后,一切液体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桐油,一粒火星飘飘摇摇地落下来,骤然间烧起了滔天烈火!


在烈火中挣扎的姑娘仿佛割裂喉咙般嘶吼着,卑鄙的君主啊,何必在夺取我们性命后惺惺作态?我们不需要啊,我们只需要你快快下地狱!你这从地狱恶火中爬上来的恶魔!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啊!


Dru看着她们,剑尖渐渐不再颤抖了。他平静而讥讽地开口,是啊,恶魔就在你们面前。


姑娘们又笑了起来,啊啊,亲爱的利刃啊,错的不是你,错的是君主,错的是我们。


树不能怪用树枝做把的斧子将它拦腰砍断,它只能怪用斧子的人。因为斧子无法决定自己要做什么,它的决定权掌握在拿斧子的人的手里。


你是君主手中的利刃,不论他以刀摘花还是持刀杀人,你都无法做主。你只是一把利刃罢了。


错的同样也有我们呐。我们不该拥护你们。因为我们的拥护,才让你们杀人时无惧无憷。


她们笑着在烈火中化作灰飞。


我们看不到那一天了,但我们坚信,会有那么一天的。真理会被承认,错误会被更正,自主选择的权力最终也会属于利刃。


Dru怔怔地看着这一场血肉横飞撕心裂肺的复活与消亡,他看着虚空,低声喃喃——bro没有错……所谓的错误,是一个时代的失误。


他尽力去保护你们追求的真理了,但你们一定要追寻不该出现于此时的真理,不论他还是我,都无法保护你们了。


这样想着,他闭上眼跪倒在地上,如果可以,他倒希望下地狱的是自己。毕竟是他动手的。


但那个人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一睁眼,Dru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很小很小,小到他和Gru都以为杀人也可如剑术般优雅的年纪。


他的哥哥相信过他,也怀疑过他,便如他曾经忠诚,后来也曾想过叛变一般。他们长大后,就不再亲密无间了。


但这个梦里不一样,梦里的Gru枕着他的腿窝在他怀里,看起来安静且乖巧,嘴角的笑也没有了往日的半真半假。


Dru突然觉得,这样就很好了。他宁肯不再醒来。



沉默了很久,他听到自己的兄弟叹息一声,说:“Dru,看看我的脸*。”


他依言照做,却在片刻后惊喘着翻身坐起。


那是一张毫无生气的脸。


自那之后,Dru便觉得不好。后来这荒谬的,毫无逻辑的,单纯只是他的负罪感作祟的梦中的预感,竟真的成了真。


他尽全力跑上台阶,冲进大门,奔向信中濒死的君主。


他被拦下来了。


君王在他进城前三天便咽了气。












2.嗣子不材乏术回天


Gru和Dru的父亲表示,要是他死后这俩熊小子三天半不到就亡国了,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3.改朝换代难祭旧主






Dru看着王座上的新人,忽然明白为什么Gru的身体会突然走了下坡路。他仍记得那时兄长虽然瘦成一把枯骨,但却仍强硬地要自己在这种时候出使别国。


为什么一定要我此时离开?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追查下去!我不能看你送死……bro,求你…别让我离开。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离开就是了。而且,你是我的弟弟,是我唯一的骄傲,让我的骄傲,让这个国家的骄傲出使别国不是很好吗?


说着,君主笑了起来。笑容苍白如一朵将凋零的玫瑰,如传说中的神域中最精巧的宝石般明亮的双眼已蒙上死亡的阴翳。


离开前,Dru没回头,只问了一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Gru笑了几声,答说,可能是喝了什么不该喝的吧。


那时他并没有在意兄长的话,现在看着王位上的新人,Dru忽然想起这位公主夫婿送给自己,又被自己转送给君主的酒酿。此时再回想那句话,金发亲王只觉得有把三棱尖刀捅进了自己的喉咙,迎着那人王冠上刺眼的光,那把刀搅了搅,疼痛从喉咙一路蔓延下去,疼得五脏六腑都快要纠结扭曲在一起。


Dru听到自己嘶哑着嗓子问,“为什么先王没有葬在那座教堂里**?他不是自杀,他只是死在了那场火灾中,为什么他不在里面?”


新王沉默了一会,“先王是死于火灾……但,那场火……是先王自己放的。”


亲王踉跄着后退两步,眼前一片漆黑。


能让你不等我回来就用这么惨烈的方式离开,bro…你该多疼啊……


忽而他耳边又响起先前那位远渡重洋的医生看过酒里的东西后说的话。


“此物有剧毒,不可久服。初初中毒,只会失眠多梦,魂魄颠倒,久之则会食欲不振,心绪不宁,恶心呕吐,最终……呕血而亡。”


片刻后,他睁开眼,将一直紧攥的左手摊开道:“这些佐料是你加的吧。”


朱红色的石块在光线下熠熠生辉,新王瑟缩了一下,他看着噗嗤一下笑起来的亲王,眼里终于有了恐惧。


登基三年的新王死在了不逊于三年前的一场大火中,亲王辅佐了小公主登基。


亲王终身未娶,小公主一生未嫁。有八卦说他们叔侄之间有了禁断之情,其实不过是亲王心死,小公主被大公主不幸的婚姻吓怕了而已。


哦,忘了说,小公主父亲的灵柩是亲王亲手打的,尸首也是亲王亲自送进教堂的。


他是唯一一位葬在教堂中的,自杀的君主。














TB那个C



*:是的,这里用了曹叡驾崩前的那个“视吾面”的梗。
**:假设他们信基督

不逢

一个脑洞,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动笔。因为这两天除了几个卑鄙的我的脑洞以外,一直在写另一个福华略悬疑的脑洞【毕竟我知道我脑子不够用,圈子划太大会圆不回来的,所以那篇只能用主要角色的死亡和一些被我拿来做催眠暗示的歌词来故弄玄虚了Orz真怕写完放出来的时候被嫌弃情节太简单Orz】
这个是听1874的时候来的灵感。
打算写这个梗之前特地查了一下,emm,相似的梗超多【捂脸】所以以下文字,如有雷同…………我给你一个巨无霸么么哒然后你不要打我好不好😂因为梗真的超多,相似的设定也蛮多的………
好了脑洞开始。


现代的卷福在新租的房子里摸索出来一个小暗门,叫了房东上来后,卷福才发现这个门不是一般的诡异——除了他没人能看见。

好奇心作祟,卷福犹豫着在一天夜里拉开了那个小暗门,然后一百多年前的作家花生听见动静醒来时,成功在自己的衣柜里找到了一只除了被吓得半死的他以外没人能看见的,一位卷毛。别问他他是怎么知道的没人可以看见这个自我介绍说福尔摩斯的人的,毕竟连镜子都映不出这卷毛的脸。他简直像个幽灵。

这个小暗门很神奇,卷福过得去,但花生过不来。

两只慢慢也建立了友谊。

后来卷福那边出了点问题,小暗门再也打不开了。花生身边没了那位无人可见的福尔摩斯先生,他的笔下多了一位所有人都可以看见的福尔摩斯先生。

再后来卷福的室友花生读到了一百多年前的花生写的那本书,办完案子闲聊的时候聊起了书的后记。

花生开玩笑般说,作者在后记里写着他的灵感来自于自家衣柜的一个小暗门,说他曾经通过那个小暗门认识了一位无人可见的侦探先生,再后来那位先生不在了,他想纪念他存在的日子,于是就写出了这本书。

卷福转过脸,看着这位和一百多年前的那位没什么大的区别,除了他没有那位花生滑稽可笑的小胡子的医生,不愿说话







脑洞就到这里咯😂😂😂我也不知道后来会怎么样Orz,希望有个好结局。

Rumors(三)

在ooc的大道上一路狂奔无法挽回
就这样吧

CP:William Lennox / Cade Yeager
斜线有意义。






——


让我们回到现在。

Lennox摊手:“我也不知道这些谣言为什么会传得这么厉害…虽然有时候我会故意遮掩一下。”

“比如在披萨店那次。”

说着,Lennox眨眨眼,差点破功的发明家赶紧移开目光。

妈的,他的眼睛怎么这么好看!


——


说来也很神奇,Lennox和Cade在某些方面的爱好极其相似。比如对于披萨的执着。

当兵以前的Lennox一直执着于那个离他家三个街区远的披萨店,执着于靠窗的第三排位置,执着于那家店的方形脆皮披萨。当兵以后他虽然依然喜欢这家的披萨,但没有时间来吃也是一大令人悲伤之事。

Cade则是在逃命途中被这家店的方形脆皮披萨俘虏了心。嗯,没错,就是他差点被Lennox抓住那次。

虽然不再被通缉,但Cade还是很乐意习惯性的伪装一下再出门。是以当Lennox问他可不可以跟他拼桌的时候,他愣了一下,接着才想起来自己捂得太严实,这位最近过得像条咸鱼的上校先生可能没把他认出来,于是他点点头,特意压低了嗓子说:“Of course.”

在等待美食的过程中,双方始终保持沉默,气氛异常尴尬。半晌,上校先打破了沉默,“Hmm…你经常来这里吗?”

一个逊毙了的开场白。Lennox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Cade闻声抬了下头,帽檐下依稀可以看见的眼睛眨了眨,他点点头,口罩下面的声音闷闷的,却听起来依旧雀跃,他说,“是啊。”顿了顿,他捂着心口补充道:“我简直爱死了这里的方形脆饼比萨!它是全世界的瑰宝!”那样子活像一位被骑士拿去真心的人妇。Lennox扬扬眉毛,他觉得对面自以为伪装得特别到位的发明家可能会动用自己所有的文艺细菌,不对,文艺细胞来形容披萨的美味。

但幸好侍者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诶?”发明家看着两人盘子里一样的披萨,小声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惊讶。Lennox扬扬眉毛,“我以为你知道的。”

Cade有点懵,“知道什么?我面对一个刚认识不到十分钟的陌生人应该知道什么?”Lennox闻言笑了一下,没搭话,等两人吃得差不多时,他才开口说:“我以为你知道你自己的伪装其实烂透了这个事实。”

发明家愣了一会,“你知道是我?”

Lennox点头,“嗯哼,是啊。我见过你的伪装。”顿了顿,他补充道:“在三个街区外的一家超市里见过。”

Cade反应了两秒,含含糊糊道:“你就是当年那个把我追了三条街的王八蛋?”

Lennox从发明家的盘子里拿过最后一块披萨塞一半进嘴,瞪他一眼,口齿清晰道:“你这个穿成胖子也跑得贼快的混蛋没资格说我。”

“你才是混蛋!撵了我三条街又抢我披萨的混蛋!”

“谁又是王八蛋啊?Hey!Cade别动我的披萨!”

“WTF?许你动不许我动?”

“谁先说我是王八蛋的?”

“你——!”发明家站起来瞪着上校,上校也毫不示弱地站起来瞪回去。

两个人互瞪一会,发明家先投降了。来自高处的瞪视和自知理亏的负罪感还真是让他没办法反抗,他别过脸气呼呼地低头坐下,Lennox又站了几分钟,Cade揉了两把自己半长不短的发:“well…刚才是我的错,出言不逊我很抱歉。”

上校坐下扬扬眉毛,“作为朋友,接受你的道歉。”

“但我不能接受你因为我的一句话就吃掉我的一块披萨,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其他的什么。”发明家如是义正辞严道,并没有在意这话有些歧义。

Lennox看了眼窗外,歪歪头,“那我赔你一根爪爪冰棍?”

Cade转头看过去,默了几秒,把剩下的半块披萨塞进嘴里,点点头严肃道:“成交。”

两人走出门去,隔壁桌围观了一下两人的小声争执后,姑娘捅了捅旁边的闺蜜,笑着说:“嘿,亲爱的,你的素材看到了吗?”

闺蜜扬扬眉毛,“当然看到啦。”


——


介于没有啤酒味,也没有白兰地味的爪爪冰棍,Cade拿了一根葡萄味的,Lennox则挑了一个椰果的。发明家嘬着冰棍,咂巴咂巴嘴巴,“没想到你喜欢椰果的甜品?”

Lennox耸耸肩,“Sarah喜欢,能请到探亲假的时候我都会回家,她会做很多椰果有关的甜品给我。”

一阵尴尬的沉默。突地,Cade碰了碰Lennox的手臂,Lennox转头看过去,Cade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抱歉。”

上校笑着咬碎半个冰棍,对发明家眨眨眼,难得含糊道:“没事,都过去了。”

忽然Cade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个人,那个人也曾笑着跟他说,都过去了。

那个人是他的朋友吗?不,那个人和他的关系比他和Lennox的还要亲密。

那天他们说着都过去了,说着一切都会重新开始,一切都会好的,接着他们吻了彼此。Cade记得那个人的额角,眉毛,眼睛,鼻梁,嘴唇,下颌……他记得他的所有,但他无法把这些单独的东西拼成一张脸,便如他永远记不起那个人的长相般。

所有的零碎记忆里,Cade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人的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如同未陷落的赛博坦上最精致的宝石。

昏暗的光线里,透过生理性的泪水,重度脸盲的Cade记住了那个人像是沉了整条银河般明亮的双眼。

刻骨铭心,永生不忘。

后来?后来那个人死在了那座城市最冷的一个冬夜里,他也在那之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Cade?”

有一个声音迟疑地叫他,这声音熟得过分,似乎他听过很多次?Cade还有点陷在回忆里的迷糊,片刻后他回过神,Lennox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你看起来很不好……没事吧?”

Cade扬起一个笑,“当然没事。”

看来他仍未走出那座落了厚厚积雪的小城,也没有丢弃怀里那杯早已冷透的可可,但他终究等到了第二天的日出。

“准备回家吧……对了,我新学了几道甜点的做法,要来试吃吗?”

“Hmm…可以啊。”


——


刚和自家老爸通话过的Tessa不知道该对屏幕上的文字和图片说什么,她撑着下巴打量着图片上的两个人。

好友发来这张图的时候还特别注明了,是根据她看到的一个场景加工的。

虽然加了一定的艺术创作,但她还是能认出来那个矮个子的大胸翘屁股男人是自己爸爸。咳,不是说Cade身上有什么特质让Tessa记忆深刻,只是好友画上的那个披萨店只和她爸爸爱去的那家店有一字之差。所以基本可以确定那是她爸爸了。然而有些尴尬的是,她不知道爸爸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

类似条漫的图片里第一格是她爸爸和那个男人在面对面坐着,第二格里两个人似乎起了争执,她爸爸先站起来了,第三格里那个男人也站起来了。第四格里就是两个人互瞪。第五格里她爸爸先坐下了,第六格里那个男人也坐下了。

全程的对话Tessa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提,因为这俩人的对话简直幼稚得像两个没长大的小鬼。

过了一会友人敲过来几行字,“感觉怎么样?”

Tessa沉默了一会,如年幼的她夸赞Cade只用番茄酱做出来的一桌子菜很好吃般违心地回了一句,“很棒。”

“哈哈,我也觉得不错。我想给这篇定名Rumors.你觉得怎么样?”

“(´•ω•̥`)真是棒极了”才怪。


——


后来Elizabeth也问起过披萨店的事,Lennox只是笑得深情款款,“我们只是朋友。”说着,他轻快地眨眨眼。


——


“啊哈,是啊,我还真是得感谢你的有意遮掩了。直到上个礼拜天我才知道Elizabeth一直以为我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这么说来真是得感谢你。”

这么说着发明家朝天翻了个白眼,上校毫不在意地笑笑,“不过我觉得真正让那些谣言严重起来的,大概是那次咱们两个半夜三点一起出门?”

Cade拧起眉头,“……订不到白天的机票怪我咯?”

上校耸耸肩,不搭话。











TB那个C



重刷了变四………莫名其妙地萌上了Optimus prime/Cade……………………尴尬,有人吃这对吗😂😂😂

先看了建军大业,之后看了战狼2
怎么说呢……个人感觉建军大业挺好的。
就是爆炸场面个人觉得………有点夸张吧…………………
不过很佩服片子里表现出的那种虽为敌对,但仍会英雄相惜的感情。
战狼没看过1,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风格的电影,所以看战狼2的时候我一直是处于不停woc的状态
woc这样都行?
woc他的车是怎么飞进来的?
woc摔得这么惨骨头都没断?
woc反派们怎么这么牛逼?
woc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woc还能跑得动?
woc我国好帅!帅到炸裂!!!祖国我爱你一辈子!!!心甘情愿做祖国脑残粉!!!!
……woc这个反派这么牛逼怎么也被弄死了?
woc居然还有三???
woc吴京在花絮里居然这么逗比?
差不多从头woc到尾吧……………………
不过还是可以啦,吴师傅演技在线,以及老爹蛮帅的hhhhhh
最后暗搓搓问一句……萌卓亦凡和冷锋这对的嘛……………【冷cp体质已经不抱希望了】

在群里说过的一个人机生死恋的番外

嗯,没错,正文都没出来就出来了番外,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灵感及设定来自于《超验骇客》
CP:Dru/Gru
斜线有意义。










“你不是我的bro.”

Dru看着眼前的人皱起眉头如是说,这人眨眨眼睛,毫无感情道:“第三千七百五十二次实验失败。”

说着,他退到边缘向后倒去。黑衣人自高处坠落,可还没落地就像一捧灰似的化作乌有。也许旁观的你早已习惯这样的场面,但旁边这个刚被抓进来的年轻人却有些无法接受,如果不是他还被封着嘴,他大概要吐出来了。你知道的,那个光头并没消失,他只是自行分解成这个实验可以接受的最小粒子,接着重新组合,要么变成一阵风要么变成一阵雨。至于最终变成什么,就要看那个金毛想要什么了。

你看着细细碎碎的微尘在金毛指尖绕来绕去,最终化作一支凋零的玫瑰。

你似乎知道了这个故事的结尾——一切束缚最终都会像那支凋零的玫瑰一般,而猛兽也将破笼而出。

你是谁?你这样想了一阵,得出一个答案——

你是最先被抓来的那一批实验品里唯一的幸存者,他见到过你,曾经欣喜地叫过你一个你从没听过的名字——可你没有回应他,只是冷漠地平静地看着他,湛蓝杂糅些许银灰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他曾见过的温暖。金毛大失所望。

你是第五十四个失败品——

你也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失败品。

你不知道是这个数字救了你一命,还是你的那双眼睛救了你一命。他从没说过你存在至今的原因。同时,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选择把你和那些在你眼里和等死没什么区别的待实验品放在一起。

也许是要他们看看,必须要有你这种相似度才能留下?你不知道为什么。不,也许你大致知道一点。因为他一直保留着那个光头的精神,只是还没有唤醒……兴许他是想给他一个近乎完美的身体吧。如同人类自己创造的上帝一般,他们可以自行修复自己,不会衰老,不会死亡。

但那个光头真的会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吗?

你有些难过地低下了头,半晌,旁边的年轻人突然间挣扎着呜呜地尖叫起来,你抬头,看到脸色苍白黑眼圈重得像中国国宝一样的金毛正站在这个类似于透明笼子之外的地方。

你知道病态的外表在他身上不会存在太久,但你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出去晒晒太阳吧。”

“我觉得我不需要的,bro。”

你皱起眉头伸出右手手腕,冲他敲了敲类似于编号牌的东西,“我是五十四。”

他耸耸肩,天蓝色的眼睛满不在乎地眨巴两下,“我知道,但我就喜欢叫你bro.你是他们中最像他的一个。”

你笑了笑,“所以你终于打算停止复刻他的行为,然后把他的精神……呃……就用传送这个词吧,把他的精神传送到我的大脑里?”

他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你看了他一会,突地大笑起来,笑得发不出声音。终于要结束了。

像是一场梦一样,一觉醒来,你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鸟,一只你也叫不出名字的鸟。而那个叫“Gru”的光头也在另一边的实验台上醒来。

你听到了兄弟间的争吵,明明他们曾是世界上最亲密无间的人,如今却各执一词争执不下。说起来也是蛮可笑的。

似乎不论到了什么时候哥哥都没办法狠下心收拾弟弟?你看着又一次在沉默中认输的光头,心里如是说着。

人都是会改变的。你是这么认为的,但你没想到他会那么固执。一如那个金毛没想到一般。

他用以前待过的那台计算机,删掉了自己的记忆。

金毛似乎在一瞬间崩溃了。他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却哭了,看得出来,他有很多话想说,却仿佛失语般什么都说不出。

你看了一会,发觉他正在伤心,无暇顾及周围时,便拍拍翅膀不管不顾地往外飞,在见到阳光的下一刻,你欢喜地叫着终于自由了,但你的声音却像个精神病患者的窃笑。

你不在乎这些了。

只要自由,什么都无所谓了。

哪怕……栖身于一只鸟。

“自由”

你在心里反复咀嚼这两个字,倏然间想起了一些事。你像是被按了暂停键般突然停了动作,随后摔在地上,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但你还能听到意识深处的那个声音,他同你一般大笑着,说,自由了。

又惊又惧下,你几乎站不起来,突地,一只手抓着你的翅膀把你拎了起来。你看不清眼前的人,片刻后,你听到他带着鼻音说,“辛苦你咯bro,原来藏在这里了。”

他阻止了那些想要修复你的眼睛的机械臂,只是在几个月后,你或者说藏在你意识深处的Gru终于适应黑暗后,笑着抱着你走出去,站在阳光之下。他似乎把你举起来了,静了一会,他笑着说,“bro,你的眼睛还是很好看呢。像藏了一个宇宙在里面一样。”

你想说是啊,我让你不用那些设备就看到了宇宙,我却什么也看不到。

真是讽刺啊。

你眨了下眼睛,说你想要自由。可发出的声音却像精神病患者的窃笑。

你重复着这句话,如同一个人大笑个不停。

半晌,他也笑了起来。应该恢复了这对兄弟初见时光鲜亮丽的金毛抱着你走了回去,像是对你,但更像是对你意识深处的那个人说道:“bro,忘了告诉你,这次实验成功了沃。”

你仿佛突然间燃起希望般叫了起来,那个藏在你意识深处的人却绝望如同坠入地狱。

精神病患者的窃笑在地下实验室里回荡不去。











emmm…………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算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