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瞎几把写的一个片段

大概是现代au
时间线在2005-2006左右。
CP:桶爵








“也许我们不该来这里。”克莉丝汀紧紧抓着劳尔的袖口,这样抱怨。

劳尔没有回头,只笑着说,“别怕,不会有事的。这歌剧院白天都供人参观,夜里怎么会出事呢?”

“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看着我们……”

“啊哈,当然有了——”

“什么?!”

“歌剧院的魅影啊,哦,小洛蒂难道不知道吗?这里就是靠歌剧魅影这个怪谈卖钱的。一个长相丑陋而且疯狂的人(克莉丝汀在一旁争辩,“同时也是个音乐天才!”劳尔附和般点点头,补充说,“是的是的,音乐天才。天才。”)在暗处控制歌剧院,不如他愿的赞助商都被他勒死了,啧啧,真可怕哦。” 他如是评价着路过时看到的那些吊在包厢里的人影。都是主办方吊的假人而已,不过这数量真的……有点骇人。克莉丝汀翻手紧紧攥住他的手腕,手指很冷,力气也大得吓人。劳尔安抚般拍拍那只手的手背,“别怕,小洛蒂,我在这里呢,你可不是孤身一人。”

劳尔抓着栏杆探出身去看一楼的那个大吊灯的残骸,不知道是恍惚还是什么,他隐约看到个人影。他迟疑了一下,忽然开口,声音很小,“克莉丝汀,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个人?”

“哪里有人?”

“楼下,大吊灯旁边……难道是安保吗?可安保为什么没有手电呢……”

“真是个好问题……子爵先生。”一个男声倏然响起,劳尔猛地哆嗦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这里越来越冷了。他后退几步,楼下的那个影子抬起头,半脸面具在夜里显眼非常。莫名的,劳尔觉得他似乎在和自己对视。他努力稳住呼吸,“小洛蒂,我觉得他好像在看我们。”

没有人回答。

他又提高音量,“小洛蒂,小洛蒂?克莉丝汀?克莉丝汀  戴叶!” 他几乎在尖叫。克莉丝汀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劳尔!劳尔!你在哪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很远的地方?楼下?那……是谁抓着他的手?

劳尔低下头,一只男人的手攥着他的手腕,指节不比手背白多少——像多年不见天日的尸体。他再看向楼下,克莉丝汀正站在大吊灯旁,她睁大眼尽力向他身后看过去,忽然她捂着嘴尖叫起来,“劳尔!你的身后——”

那只手凭空消失,年轻人的胸膛剧烈起伏,男人的声音轻轻吻上他的耳朵。“我知道你可以听到我,别怕,我只是想和你玩玩。和之前一样……希望你还记得。”

他紧紧闭上眼,希望这是一场梦。

男人像是嘲讽地笑了笑,又开口,“转过身,面对你的命运吧!夏尼子爵。你不能让我一直等着。”

劳尔睁开眼,周围一片漆黑,克莉丝汀早已不知踪影,他转过身, 套索就在他面前。魅影站在阴影里,“我能够感觉到你的恐惧,也许我不该站得这么近,但这感觉与我而言已经有些陌生了——我想更近地看看。”

“这就是不归点了,夏尼子爵。”

他抓住了套索。









想写闹鬼,但夜里总有点怕。等白天再写吧。

老了,肝不动了。
好累。

我想到hide and seek那个梗可以写哪对了!
25th的桶爵啊!
快夸我机智【闭嘴】

Ding dong

太阳隔着薄薄一层云,像个糖心蛋,边角锋利的钢铁丛林轻易将它戳破——微冷湿滑的阳光就此流出来,晕染云雾。我又想起那个刚刚停雨,我第一次带你——也是我,去认识玫瑰的遥远下午。你看着像撒了糖霜的玫瑰,我看着你。
你很美。这是事实,但我喜欢重复它。人们都喜欢美的东西。我总这样安慰自己。可我并不敢同你太过于亲近,也许是因为你太过于黑白分明的眼睛吧。这世上太过于黑白分明的东西总会让人害怕。我也找不出准确的理由。

AI杀我。🙂

CP:铁奇异
瞎几把搞的au
只想自己给自己发糖吃
会有正经正文出现的。估计那时候就能看明白这是个什么au了。
介于两位的姓都是s开头,所以就用了名的开头字母。




S先生有时候会特意从二楼的窗户那里看看在圣所斜对面的那家,T先生的糖果店。那里面总有些比他贩卖的周边还精致的甜品,听那个总喜欢来他这里看日落的皇后区少年评价,T先生店里的糖很好吃,就像圣所里的熏香一样。很容易就能让人想起些开心的事。
想着,S先生把手收进口袋,却碰到了一个小硬块。他把它掏出来,闪闪亮的红色糖纸让他想起,这是T先生开店时通过送糖的方式从W先生口里套来老板,也就是他的生日后,在他生日那天准时送到圣所信箱里的糖果。他还以为这糖已经被那孩子吃完了呢,没想到他口袋里还有一颗。可他没有往口袋里放糖的习惯啊……
S先生用力回想,终于想到,也许是那次T先生悄悄放进他口袋的。前几天下雨,他刚出超市,没有带伞,也没有多余的钱买伞。这里人来人往,更不好让斗篷飘在头上给他挡雨。他在屋檐下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顶着雨回去时,他听到有人叫他。他以为是曾经的朋友或者什么,一回头却看到T先生一手握着伞,几步迈到他身边。S先生看着旁边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人群,觉得有点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没等他想明白,T先生就又开口了,雨太大了,我们一起走吧。最近降温太厉害,淋雨回去可不太好。想了想,S先生答应了。他们像商业互吹一样胡乱聊着最近生意怎么样,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什么的。等他们快到糖果店时,T先生忽然话锋一转,问他说生日时的糖喜欢吗?S先生一愣,才想起来被他塞进那个男孩书包里的可怜的糖包。他想了想,说谢谢你好意,不过我不太爱吃糖,就给……呃,我侄子了。
是那个常去你那里的年轻人嘛?短头发,个子不高,娃娃脸的那个。
对,是他。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为什么这样说?
那是我们店还没上的新品,刚好你的生日就在近期,想着送给你做生日礼物,让你先试吃一下,看感受如何,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进……不过也没事,如果你的……侄子来你的店,记得帮我问问他的食用感受。如果他还记得的话。
好的好的。啊……不如就在这里吧,我跑几步就可以了。你快回店里去——
他没说完就被T先生挤到人行道内侧,手忙脚乱里T先生的手滑进了他的口袋。真是够凉的。S先生想。T先生匆匆忙忙抽出手,看起来很抱歉,说不好意思啊,刚才那边有辆车过去,速度太快……你懂的。
S先生点点头,我懂。他才不会告诉T先生,他曾经为此把斗篷送进干洗店。他以为魔法造物不会脏的……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T先生坚持要把他送到圣所门口,态度之坚决甚至让S先生错觉他知道什么。但……他关门前回头看了眼,T先生还站在那里,见他回头,就招招手,隔着雨幕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只能看到些融化在雨里的口型。它们像被放了太久的麦芽糖,黏黏糊糊,自从落进时间怀里,就再也没人能辨清它的原本模样。
他停顿了几秒,关上了门。
你在想什么?W先生突然出声。S先生看向他,嗯?我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你看起来很高兴。
作为一位医生,我需要告诉你,摄入糖分总会让人愉悦起来的。
所以您的意思是,您终于打消了戒糖的打算?皇后区的男孩从W先生身后探出头,嘴角的笑好像在边缘试探的小鸟。S先生憋了很久,终于点点头。
男孩欢呼一声从W先生身后跳出来,怀里抱着一个糖罐子,这是T先生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博士博士,我们一起吃吧!
S先生抬头去看W先生,胖胖的东方人冲他露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标准露齿笑,好像在说,我救不了你。
当晚S先生做了个噩梦。T先生店里的糖都成了精,化成糖浆后活生生把他淹没。
——
T先生看了眼斜对面的圣所,扬扬眉毛,难得啊,他这么晚了还没睡。
他打了个响指,星期五,好姑娘,我们的博士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看起来圣所的屏障还好,周围也没有异常的能量波动,老板。
确定吗?
是的,老板。
呃……也许,也许……和我有关……?一个年轻的声音插进来,T先生回头。孩子,怎么会和你有关系?
皇后区的男孩保持着尴尬的微笑,我……我今天下午和他一起吃了半罐糖。
看到T先生的表情,他像回答问题似的举起手,她她她她她已经监督我刷过三次牙了!
不可以有下次。
好的好的。
男孩和他打了招呼,换了战衣离开了。
T先生看了一阵圣所的天窗上映出的,在窗子周围转来转去的人影,忽然笑起来。
当一切都不复存在,只有颜色和味道能够被铭记。也只有它们无可争辩。

一些我自己瞎几把搞出来的过度解读

复联四的时间线是复联三结尾5年后???能给初代留个活路吗🙂5年后🙂这他妈还玩什么啊🙂一吨糖浆都救不回来剧情啊🙂其他就不说了,我没正经吃cp,也没正经捋过东西,就说说铁人奇异吧。先来铁人,内战的阴影还没好就他娘的无限战争【具体阴影成什么样了……可以再看看返校季,看着好像又活过来了是吧?但只是外表啊……内战里受伤的手臂一直没好,各种小动作里都能看出来。还有后面教育小蜘蛛啊对小蜘蛛的那种……怎么讲呢,过于重的保护啊这类地方。真的阴影很重了。结果又来无限战争。这个孩子在他怀里死掉,他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最后周围人好像除了星云都他娘的化灰了🙂【我记不清了,记得好像就剩铁人和星云还活着】
第一部个人电影后就越来越惨,铁人你是漫威捡来的儿子吧🙂
然后再讲讲奇异。对于奇异的时间线,我比较认同的是在队二前后的说法。如果说奇异在队三之后,那队二的时候完全就不用监视了啊😂直接干掉不是更省事?他只是一个医生,也不会魔法也不会打架,随便搞个意外就能搞死。难道反派会专门等正派打怪升级到一定程度后穿上新装备然后来找自己的茬吗?九头蛇……没这么蠢吧………所以我比较倾向于奇异跟队二是一个时间线的,他已经是威胁了,所以才需要监视。奇异这边主要是多元宇宙的事,错综复杂很让人头大,所以才会留着他吧?一方面为了研究,一方面算是忌惮?如果是队二的时间线,那还好一点,奇异死了估计还能有除了王以外的人稍微代替一下下。如果真的像有些人说的是在队三之后……emmm,连个继承人都没有啊,斯特兰奇。太惨了,继承人都没培养起来啊🙂更惨的地方…emmm,是不是只有铁人回去,才有除了圣所的人以外的人知道他的存在?说起来……他一直到死都没吃东西哦。小蜘蛛啊银护也都差不多……想想真是,太惨了都。泰坦星上发生的一切,只有星云和铁人还记得。
想想队三里那个黑人母亲说的话……天,不敢想无限战争之后铁人回去会面对什么。梅也许不会指责他,但她的眼泪也足够杀人了。
漫威你做个人吧😃
不敢想自己看电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相似的话我在复联三上映前也说过,不过这次复联三倒感觉不大,可能是仔细捋东西后发现bug太多了。如果复联四跟复联三差不多的话……emmm可以考虑出坑了🙂】

她还是浪漫的,即便在经历了14000605次毁灭之后。
他们接吻了,托尼闻得到她鬓发间的味道。是她的卧室,她的衣柜里的味道,它告诉他,他需要去了解她,也需要和自己和解。他睁开眼,模模糊糊看到斯蒂芬妮闭着眼。
喔,她还是这么浪漫。就像那些生命只有短短几秒的蓝色蝴蝶,就像那时她在泰坦星上把宝石藏在群星间一样。
他又闭上眼睛,为自己重启内战前的那个项目的决定而感到一阵轻浮的高兴。

天啦噜
这算我开脑洞开得最大的一个成品了【第一次敢这么光明正大地逼逼自己不怎么赞同平行世界论。时间不应该是标尺的。】
居然热度满百了
震惊. jpg
我以为你们不喜欢它的【它真的是我以一种“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来的”心态写下来的】

昨天晚上梦到了马伯爵和好像是驱魔人身份的卢美人
虽然我被呼啦啦一大片的蝙蝠乌鸦吓得半死
但莫名其妙吃糖吃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