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还是幽灵船au的片段


不知道该怎么打tag了……啊,好困,我要睡觉。但似乎坚持不睡可以猝死——那就坚持下去吧。
珍妮林德也设定是塞壬,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她和菲利普订了婚准备结婚的时候了。不适请不要看,不适硬要看的,看完后不许骂我。
设定塞壬吃人。












菲利普再没见过巴纳姆。

他曾在一天下午闻到他送给巴纳姆的海上花的味道,但他没有游去那片水域——他和巴纳姆说过,他们完了,从此再也不见——他从不违背自己的许诺。但他让身旁的鱼去那里看了一下,鱼回来后说是那些和女性塞壬做交易的人来给报酬了,菲利普闻言皱眉,鱼咧嘴一笑,白森森的牙齿上挂着血丝儿。

“不过这次的‘货’却——”

“不管性别是什么,首先他/她是个人。”

鱼转过身去,一股水流被它拍到菲利普的尾巴上,它拖长了音说:“好吧——我们就说他是个人,这次的人是个死的。在送来前就死了——你知道的,她喜欢活的,尽管这个家伙够年轻,而且味道也不错,但她还是不太高兴。你要不要去看看?”

菲利普又闻到了那朵海上花的味道,他有点不安,但按巴纳姆的脾性来,一时气急把他的东西扔进海里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他几乎可以想象出那个年轻人奋力把干枯的海上花扔进海里,看着它一点点焕发生机,随后用手卷成喇叭对着海面喊,滚吧混蛋!跟你的主子一起滚吧,永远也别回来了!

我们完了,该下地狱的海妖!

他从设想中抽身出来,默了一阵,“算了,我不过去了。等…她回来后,我再说吧。”

鱼游远了,“随你。”












“我能做你的唯一吗?”

“你始终是的,菲尼。你是我的加拉哈德①,你是我的失落城②,你是我的夏日。任何美好的事物难免有朝云散,与年日随自然变迁远去,但永不凋落的是你的夏日,你不会失去属于你的美丽③。”

“莎士比亚的?”

“是的。”












“生命的意义远不止是生存,真正的技巧在于永远靠自己生活。④”

“这不是你拒绝吃我烤的牡蛎的理由。”

“哈哈哈,这当然不是了!这只是我拒绝你给我的那朵花的理由。”

“为什么要拒绝它?”

“因为——”

“你杀了一头牛,那你就必须把它做熟。⑤所以,快说!”

“因为你就在我身边,而且我没有,同时也不可能遇见那种危险——我熟悉航路就像熟悉你的掌纹一样。没有必要。”

“……那就当做…一个纪念?”

“纪念什么?”

“纪念你拒绝我的炭烤牡蛎。”













菲利普睁开眼,珍妮在一旁看书,他偏头蹭过去,珍妮让他枕在自己的尾巴上,“你似乎做了一个好梦?”她问。

菲利普想了一下,“不算好梦吧。不过还好。”

珍妮闻言笑了几声,正要翻动书页,突地,菲利普开口,“你今天……不开心?”

珍妮手顿了一下,随后把书放到一边,她看着菲利普的双眼,过了一阵才笑了起来,“见到你,我怎么会继续不开心呢?再者也不是大事,没必要和他们怄气。”

她抚了抚发,手上有什么闪了一闪。














“这是那儿来的?”

“啊……你不会想知——好吧,我告诉你,它是那个死人身上的。”

他看着手里的戒指滚到地上,却怎么也捡不起来它。珍妮把它捡起来放在他手里,她把手轻轻放在他肩上——低着头的塞壬猛地抬头,脸色惨白两眼通红,像个困兽。

菲……菲尼,耶——不对,亚…斯。

泰勒。

巴——纳——姆。

菲利普摸着戒指内侧,一个名字印在他的拇指上,像刀刻一样,疼痛从他的手腕窜了出去,扎根脊椎后便不肯离去了。

菲尼亚斯.泰勒.巴纳姆。

他沉默很久,终于打破坚冰,“他在哪儿?”

“你知道的。”














死人静静睡在海底细软的沙上,菲利普走过去,不知道什么东西,吃掉了死人的半张脸和一只眼——脸估计是鱼吃的,眼睛应该是珍妮。至于把他扔进水里的,不会是海盗——应该是雇他船的人。他平静地想。












塞壬也是会自相残杀的。

发了疯的塞壬被拔去了翅膀。⑥

他们赐他祝福令他永生无法离开海水,永生无法踏上陆地——除非他能忍受那如同要被一百二十万只蚊子吸干血的疼痛。在赐福的同时,他们却也诅咒他永远不被大海接受——他将永远活着,无法死去,无法变成海边的泡沫。













“你让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像活在水里的塞壬。”

“那我像什么?”

“像一团暗火。一经燃起,便无法阻挡,永远也没办法驯服。”

“哦,亲爱的,别把你的特点往我身上搬。”

巴纳姆那时只白他一眼,像只闹脾气却又舍不得放弃粘人的猫,他别过脸去,额头枕着自己的手臂,另一手却悄悄放在水里,菲利普的手指同他勾在一起——人类和塞壬都没说话——就像这没有发生一样。















塞壬还是爬上了岸。

衣冠楚楚,样貌英俊,一双眼似爱神,看谁都柔情蜜意。

不过说似乎最近腿上除了些问题,只能靠轮椅行动。人们为他感到遗憾与悲伤——这样美好的人,却要受这样的痛苦。他倒不抱怨,只说是他自己造成的——他这样一说,有些人就更加难过了——啊,他竟如此纯净美好,如加拉哈德一般。

不过还好,他渐渐好了起来。

最终行走如常。





















未完不知何时续


















①:传说加拉哈德是最圣洁的骑士,只有他可以捧起圣杯。
②:这里指SPN第二季里出现的失落城——罗阿诺克。
③:是莎翁的诗,可以查到。《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④:出自《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
⑤:借鉴了GAGA女士的《telephone》MV里的一句词。原话为,你杀了一头牛,你就必须要做汉堡。可以解释为,一不做二不休。
⑥:塞壬有过有翅膀这个设定。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