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你会记住我吗?
夏天无扶着门框回头问她,她没有说话。她还披散着头发,头绳不知去向。
默了默,夏天无笑了起来,我会记住你,并一直爱着你。
说谎。她终于开口。
这不是爱,也不是铭记,她们都清楚。这只是一种习惯性的语言。夏天无没有搭话,拉着行李箱离开了,下楼时轮子磕在楼梯上,咯哒哒咯哒哒。
后来她在梳子旁边看到了那根头绳。她差一点就赢了,只差一点。从小到大她都比林扬灵差一点,长相都好,但她的唇形要差一点。性格都好,但她眼里的东西差一点。哪怕她用了林扬灵的名字,她依然是残次。但这就是她,林扬波想了想自己拗口的名字,捏着头绳走过去握住门把手这样想。这就是我,像一个面对大海的人,心里有洞,黑漆漆空落落,永不知足,永不满足。从生到死,都盼望被补全。
在指甲折断之前,她终于松开手。
夏天无之前就辜负过一次林家,林扬波想,她早该知道。有一必有二。可她不是林扬灵,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林扬灵只是拒绝讲和,而她——她更乐意于报复。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