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情人节来放个彩蛋

吻人间的彩蛋
dei,就是那篇dee先挂的文的彩蛋2333



尉迟结婚那天终于梦到狄仁杰了。

他伸手想拽狄仁杰的手,狄仁杰往后退了一步,他就放下手。哽在他喉头的苦果吐不出咽不下,疼得尉迟越发火大,他便气愤开口说:“我婚礼你怎么不来?”

梦里的狄仁杰是跟他第一次见面时的打扮,笑也是一样的,像个狐狸,仿佛尉迟是他志在必得的葡萄。他开口,语气温柔,“我去了。”

“滚蛋,我连你的影子都没见!我都不说份子钱了,你连我的婚酒都没喝!”

“你挑的婚酒很好喝。”

尉迟一怔,过了一阵才点头,“嗯,喝了酒。然后呢?”

狄仁杰又说,“我吃了你特地选的鱼,口味很好。”

尉迟撇撇嘴,“我觉得不好。没有你做的好吃。”

狄仁杰闻言笑了几声,“她呢?她喜欢吗?”

尉迟默了一阵,回说,“她说什么都好……简直是个傻姑娘。”

狄仁杰一愣,忽然肃容道,“你喜欢她吗?”

尉迟想了想,抬头看着狄仁杰,回答说,“她是个傻姑娘。”

狄仁杰摇摇头,“她也是别人捧在手里的小丫头。”

尉迟又低下头,狄仁杰又说,“你真应该看看你们婚礼录像里,你敬酒时她看你的眼神。她想做你的小丫头。她——”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狄仁杰一怔,尉迟抬头看他,睫毛挂水。是情人泪。狄仁杰抬起手,又放下。尉迟剜他一眼,急急抬手拿袖子胡乱抹掉眼泪, “你死了——我以为你死了,然后我在圆测那里待了八百天整。我跟东来讲,我在那儿每天就是招猫逗狗撸猴子撸狐狸……我哪有那个心思!圆测的猴子都快被我薅秃了。他不想我祸害他的猴子狐狸还有什么猫猫狗狗,就让我去堆石头。堆的时候我就想,我没见你的尸体,那你就只能算下落不明,不知生死。八百天里要是有你的下落,死也好,活也罢,只要有消息,我就再也不下山了。我堆不出他那样的石头堆,我经不起这些了。后来到了第八百天,他把我石头堆上的第一个石头拿走了,石头堆没了,猴子毛也长起来了。然后我就回来了……”尉迟说得越急眼泪就掉得越快,眼泪掉得越快就说得越急,最后几乎呜咽。末了,尉迟看了狄仁杰一眼,像他刚刚反驳了他一样。他深吸口气,用力咽了下,似乎吞下了一颗坚硬而痛苦的种子,又说:“然后……然后你没死。你好好地站在我面前,什么都不记得,但……但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以为……我以为这就是结束了。”

狄仁杰说不出话,尉迟就接着说。平日里都是他听狄仁杰说。“你呢?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讨人厌,什么都不记得了还要来招惹我!招惹完了又撒手跑了!” 尉迟气得要打他,狄仁杰闭了眼,像砧板上的鱼。尉迟还是没下去手。对这人,他永远下不去手。

尉迟蹲下去哭,狄仁杰跟他一起蹲下,看着他哭。过了一阵,尉迟抬头吼他,“你就看着啊!”

狄仁杰看着他,似乎很平静。“我只能看着了,尉迟。”这话他说得很慢,吐出的每个字都很沉重。听他说完,尉迟又低下头,狄仁杰也低下头。它们似乎压碎了什么。

过了一阵,狄仁杰又说,“尉迟,她想做你的小丫头。”

“……要是她做了我的小丫头,我就再也不能和你天下第一好了。”

“诶呀,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嫉妒她了。” 狄仁杰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说。尉迟忽然笑出来,狄仁杰笑他,“你看你,满脸又是笑又是鼻涕泡。”尉迟干脆坐下,“反正你又说不出去。这事儿就你知我知,天地都不知道。”

狄仁杰点头,笑眯眯附和道,“对对对,天地都不知道。”

尉迟看着狄仁杰袖口的褶皱,忽然觉得他的指甲长长了一些。“我婚礼上的酒杯和盘子碎的时候,你说‘碎碎平安’了没有?”

狄仁杰点点头,“说了。给你,给她都说了。”

尉迟看他一眼,“我以为你不会说。”

狄仁杰笑笑,“从这以后,你们就联系在一起了。你平安,她就平安。同理,她平安,你就平安。”

“你自己呢?”

“我已经学会游泳了。”

尉迟点点头,“那就好。”默了一阵,尉迟又说,“我再也不和你天下第一好了。”

狄仁杰点头,“嗯。”



尉迟睁开眼,他的小丫头翻身搂住他的腰,迷迷糊糊说,“我梦到你的同事了。”

尉迟亲亲她的头发,“谁啊?”

“说是他姓狄,我想了一下,他好像没来我们的婚礼。不过他跟我讲,他以前是跟你天下第一好的哥们。”

尉迟默了一阵,回说,“对。不过现在不是了。”

小丫头蹭蹭他的手臂,咯咯笑着说,“他好话唠哦。他给我讲了好多好多,我记得都是些跟你有关的特别有意思的事,我觉得我可能笑了一夜。哎呀哎呀,你没被我吵到吧?没有?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不过挺可惜的,他讲的那些,我一个都没记住。”

尉迟笑道,“你是我的小丫头,想问什么可以直接问我的。”

小丫头还是笑,过了一阵,她问,“为什么他没有来啊?”

尉迟想了一下,回答说,“他来了。我们说碎碎平安的时候,他也说了。”

小丫头点点头,说原来如此。

再后来,尉迟婚后第一次去看狄仁杰的时候,他带小丫头一起去了。回家的时候,小丫头难得沉默,路过市场,小丫头忽然说,“我给你做鱼吃好不好,你不要太难过了……”

尉迟一怔,“好。”

小丫头做了清蒸鱼,尉迟尝了一筷子,眼泪差点就做了逃兵。他装作无意地问,你是跟谁学的啊?我好喜欢这个味道。

小丫头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感觉就像在梦里学会的一样。”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