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CP:电影官配
注意!
双性转
双性转
双性转

奇异→斯蒂芬妮或斯特兰奇
克莉丝汀→克里斯
名字是我随便改的






克里斯和斯蒂芬妮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可以说是逊爆了。他们都在自己不擅长挑选的商品里挑了自己认为对方会喜欢的礼物,而且在对方拆开礼物盒之前都是一副看吧我多了解你的样子。
结局就是斯蒂芬妮拔开口红盒子之后愣在原地,克里斯拿着斯蒂芬妮送的领带不知所措。
看了半晌口红,斯蒂芬妮冷静地把它放好,随后歪头问克里斯,“喜欢吗?我挑了好久的!”
克里斯抬头看了眼斯蒂芬妮,表情像他刚刚吞下一颗苦涩的种子,“喜欢喜欢,挺好挺好。呃我是说……还不错……嗯……亲爱的,”
斯蒂芬妮应了声,“怎么啦?”
“我……我知道这样问你很可能会不高兴,但我很好奇……你怎么会觉得我适合这种配色的……领带?”
“嗯……我跟他形容了你的身高样貌以后他给我推荐了这种款式……因为考虑到是第一次情人节,我,我觉得我不应该挑太花哨的。”
“好吧……”克里斯把领带比到身上,接着说,“如果……如果配上你给我挑的那个颜色布料的那套衣服,你不觉得我像个行走的小型热带雨林植株吗?”
斯蒂芬妮偏着头看了一会克里斯,脸上变了几变后,姑娘最终还是低下头,从脸红到耳朵根。“……我很抱歉。”
对面的克里斯也低着头,衬衫下摆此时已经被抓得皱皱巴巴了。年轻人用力拽了拽它,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糕,“没事,我是说,呃……这不是什么大事,我可以先把它放一放,等有空去定另一套的时候再戴它。”顿了顿,他拿起口红递过去,“试试看,我……我在柜台挑了好久……我觉得,应该很适合你。”
斯蒂芬妮接过了那支口红,她看了眼色号,恍惚里,克里斯似乎从她眼里看到了破罐子破摔的神情,他想继续看的时候,斯蒂芬妮已经拿起了镜子。他连忙低下头。他当然想看女朋友化妆的样子,但比起这个过程,他更期待的是结局。
默了很久,斯蒂芬妮说话了,“先别看我,让我看看我能不能拯救这只口红。”
克里斯依言低下头。他听着口红盖子合上又打开,来来回回好久,终于,他听到斯蒂芬妮泄气般扔下化妆包,随后愤愤开口,“看吧看吧,斯蒂芬妮已经黑成了夜空。天知道你为什么会选这个色号……天杀的色号……抱歉,我说脏话了。”
“不……没事——”他抬头,愣住了。这明明……这明明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斯蒂芬妮太苍白了,他在柜台挑口红的时候,有人给他推荐了某个大卖的色号。不但推荐了,还亲自涂了试用装让他看效果。美则美矣,可他总觉得这颜色会把他的斯蒂芬妮衬成一个古董店里的娃娃。
不好不好,她涂上太苍白了。有浅一点的吗?
有的,看看这个?
嗯……不好,这个太浅了,我怕她涂上会……就,看起来太病气。还有其他推荐的吗?
如是折腾几次,他终于挑到了一个自认为显白且很日常很漂亮的色号。毕竟这个色号看起来和他小时候看过的迪士尼动画片里的公主嘴上的颜色没什么两样,他的公主应该也会喜欢。
然而,上嘴之后……克里斯决定将其称为一场灾难。而且是很难挽回的灾难。默了一阵,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抱歉。”
斯蒂芬妮没有把口红卸掉,而是走过去,拿起领带给克里斯系上。她贴着他的耳朵说,“没事的。”

这个晚上他们说了很多抱歉和没事。很奇怪,不是吗?这可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反倒是他们分手那天,他们没有说这么多的抱歉和没事。
“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时间的尽头。”
“我知道。我也爱你,只不过就是……”
“别说,我知道。其实你不用这样,你只要记住我就好了。你要记住我,克里斯,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个要求。你答应吗?”
“我答应你。我会记住你,永远记住你。”
斯特兰奇点点头,直接画了传送门离开,克里斯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他能感觉到某种热度正在消失。
也许他以后再也不会见到斯特兰奇了。她会是他见过的最后一位斯特兰奇。不过没关系,她在他生命中留下的那些印记已足够他铭记一生了。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他会遇到新的女孩,他会和她结婚,会有几个孩子,然后孩子又会遇到自己喜欢的普通人,然后结婚,生子。也许他会有很多孙子,也许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坦然地把这位他见过的世上最后一位斯特兰奇的种种奇异经历讲出来了,讲给孙子们听。那个时候也许他已经无法铭记了,那么把这些事讲出来会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将死去,而斯特兰奇则会长长久久地活着,和她勇敢无畏的事迹一起,活在帕默尔家代代口述的故事里。是的,这些故事必须口述。因为文字总会曲解一些感情的本质,语言则不会,因为在你把它说出口的时候,你曾听到的感情会从字句音节里涌出来,再次包裹整个故事,让它再次鲜活无比。这是克里斯.帕默尔对这段爱情和有关他爱过的这位姑娘的一切记忆的安排。毕竟他认为,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然而——世事都怕有然而。然而他们又见面了,就在半年后的情人节。他在回住处的路上遇到了她的女朋友。这很奇怪,因为她回家的路不是这个方向的。但姑娘说自己怕黑,不敢走夜路,想今晚在他那里住一夜。想了想,克里斯答应了。回家之后他就后悔了。
这不是他的姑娘,这是不知道从哪个维度窜过来的恶魔。毕竟按现实来讲,没有哪种存在是半人半鹿的样子。
也许今晚就要小命不保了。克里斯被掐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这样想。
“嗯哼,如果我恰好没看到的话,你的确要小命不保。”字句绕过耳鸣钻进来,年轻人挤出一个笑,随后趴在地上捂着喉咙咳得泪流满面。
半年没见,一见就是这么尴尬的场面。克里斯不知道该说什么。半人半鹿的恶魔被扔回了来处,斯特兰奇的腰上也被踢出了几块淤青。出于医生的职业本能,克里斯当机立断让斯特兰奇趴到床上去,他则拿了冰袋过来。他们都没有开灯,这时候斯特兰奇的白鬓角也不那么明显了。她似乎又变回了斯蒂芬妮。
默了很久,她用手指了指他放在床头柜的合照,“女朋友?”
“……是的,我的女孩。”
“哇哦,看起来真不错。我是说,她看起来很甜。”
“嗯哼。如果不算今晚的事,那我过得还不错,你呢?”
斯蒂芬妮撑起一点身子,屋外的光照到她的鬓角和床边的斗篷。于是她又变回了斯特兰奇。她半眯着眼,像猫一样,“嗯……总得来说,还不错。”
“你看起来并不好。”
“也许……是你不习惯我不化妆的样子?”
“不,我是说——算了……不说了。”
斯特兰奇偏偏头,她晃晃肩膀,“你们走到哪一步了?”
“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觉得,我个人觉得,我和她的最终目的都是结婚。”
默了几瞬,斯特兰奇笑了起来,“最开始需要我领着才向前走的男孩长大了?真棒。”
克里斯跟着笑了几声,空气又归为尴尬的平静。
等他第二天醒来时,斯特兰奇已经走了。屋里没有任何她和恶魔留下的痕迹。如果不是脖子上的淤青,克里斯也许会觉得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梦到了旧情人来救差点被恶魔掐死的他的噩梦。想了想,他还是穿了不合时令的高领衣服去上班,途中他收到了女孩的短信。
早安加一个微笑着wink的emoji。他笑了起来。
下班时,女孩在医院的椅子上等他。见他来了,她忙站起来冲他招手,笑得像地尽头永不凋败的花。
于是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外星人入侵,生物消失了一半,但他和他的女孩都幸存了下来,去了外太空又顺利回来的钢铁侠告知了一些英雄的死讯。有些人的照片第一次是以英雄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比如彼得.帕克,比如斯蒂芬妮。之后,对幸存英雄的感激和指责再次淹没了台上的斯塔克。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意外。也许从他说出他就是钢铁侠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东西。他会坠落,就像某个音乐剧里的耶稣基督一样,人们会热衷于他在哪里坠落,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坠落,却不会去想,为什么要他坠落。为什么他必须走向祭台?失去的已经够多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指责?
不过这些话克里斯不会去说,因为他说了也没有用。这些人需要的是一个借口,一个指责别人的借口,这个借口可以让他们减轻一些怎样去解释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的奇怪感情,也可以让一些家庭减轻一些为什么没能保护家人的内疚。钢铁侠也有这样的内疚与奇怪感情。他需要发泄,大众也需要发泄。
他的未来似乎已经注定。但这和克里斯没有关系。也许和斯蒂芬妮有关系,但这和克里斯没有关系。他依然要过自己的日子。不论外界如何,不论遭受过什么,生活总要继续。
他们站在教堂里。
他看着那张笑脸,突地想起了斯蒂芬妮的那句称赞。
他觉得后背和一侧肩膀很疼,像他和斯蒂芬妮过的第一个情人节的夜里一样。在那之前,斯蒂芬妮浑身赤裸像条刚出水的鱼,她很坦诚,只有嘴唇涂了他送的口红。他也坦诚,只有颈上系了斯蒂芬妮送他的领带。她抓着领带,把他拉到自己面前,斯蒂芬妮看着他,我们会结婚吗?
克里斯摇摇头,我不知道。
斯蒂芬妮眨眨眼,像个孩子一样开口,那你会一直爱我吗?
克里斯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会记住你,直到我死去。爱不一定会那么长久,所以我选择记住你。
斯蒂芬妮偏头,是为了记住我才记住我,还是为了我才记住我?
克里斯亲了亲她,你早就知道答案了,何必问我。
斯蒂芬妮笑了起来。
她咬了一口他的肩膀,手在他背上抓出猫挠似的印记。
此时她又在问他。
“你会一直爱我吗?”
克里斯从回忆里抽身,他拿起戒指为女孩戴上,“我会一直爱你。”
这是普通人之间的承诺。因为一直这个时间长度与他们而言,无关紧要。一直可以是一生,也可以是一年。
所以他会一直爱她。
他会记住她,直到他死去。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