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夏天无有时会很怕林扬灵。
也许是因为她有垂下来可以盖到大腿根的长发,而且她喜欢穿白睡裙,也许是因为她太漂亮了,像奢侈品店里的精致的娃娃,你可以靠近观察,但你不能触碰她。
她把这归结为林扬灵独有的一种魅力。
她似乎有夏天无喜欢的所有样子,然而不管是什么样子,她都让夏天无想保持一定安全的距离。
林扬灵的瞳仁是少有的纯黑,在阳光下比夏天无的浅褐色好看多了——麻雀羽毛总没有黑曜石好看。这个世界上太过于黑白分明的东西总容易让人惧怕,林扬灵的眼睛就是这样的。夏天无很怕她盯着自己,这让她有种负罪感,同时也让她后背发凉。仿佛盯着她的不是眼睛,而是玻璃球。她装作无意地同林扬灵提起过这事,林扬灵只是笑,然后竖起食指冲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
夏天无紧张地闭上嘴,一双眼紧紧盯着林扬灵。
林扬灵放下手,凑过去亲了亲她,小声说,你真可爱。
夏天无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样子活像只被抢走了榛子的松鼠,就像她不知道林家有一对双胞胎一样。
扬灵扬波,都是楚辞里的词。林家长辈有学问,但这名字不是他们起的,是他们去庙里求来的。
一个扬帆前进,一个能掀风浪。
寓意是好的,可谁知道扬帆前进的那个去的是生地还是死处?能掀风浪的那个又掀起来的是什么样的风浪呢?
没人知道。
林扬灵的眼睛里也没有答案。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