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垃圾片段

洛丽塔au
女a男o





海拉跟着房主走过去,夕阳从阳台泼进屋里,黄澄澄的,淅淅沥沥淌了半屋,像果汁也像即将被踩碎的果冻。踩上去也许会打滑。海拉提起了裙角。

旁边的Beta指了指楼下花园里的人影,眼里开出了玫瑰,“那是我的大儿子,斯蒂芬。小儿子和小女儿跟着我的夫人出去玩了,如果您在这里留得久一点,也许可以见见他们。” 顿了顿,他急急再度开口,似解释什么,“他有课业要忙,所以才没跟去。”

Alpha偏偏头,看着楼下的男孩子。

“那可真是遗憾。” 感谢上帝。

他大概几岁?海拉看着男孩被光镀了层金的头发,应该不超过十五岁。如果是这样,那他就还没有分化,还是个没有走进成人世界的瓷娃娃,是块没有被命名没有被打磨雕琢的原石。

像察觉到了什么,男孩抬头看了过来。隔着玻璃,他只看到了陌生人眼里的一片海。 于是他笑了起来,站起身行礼问好。

年幼的弓箭手并不懂得将眼里的羽箭放出去意味着什么。

光落到了海拉的项链上,珠宝同光拥吻纠缠,动作一大便折射出满天虚无的雪花,似把剪,剪得她一张脸不明辨。

瞧啊,他以为这样柔情蜜意地看陌生人也是一种礼节呢。

洛基的话突地又在她耳边响起,我有预感,你会在这次旅行中收获一个不错的礼物。

她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睫似山崖,将山中海的黑水白浪都掩盖了起来。

她可是位十分正人君子的Alpha。






不知道会不会有续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