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几个片段

双性转
cp是奇异个人电影里的官配
奇异→斯蒂芬妮或者斯特兰奇
克里斯汀→我决定简单粗暴地称呼为克里斯



















再预警一下
双性转
双性转
双性转
cp是电影官配
看清了再点




























后来吧,克里斯给姑娘画口红画得总是很好。有姑娘问过他,他一个忙忙碌碌的急诊医生怎么有时间学这个。克里斯沉默几瞬,忽的笑了起来,说我生下来就会。

两个人的笑扑滚在一起,惊得克里斯的衬衫都皱起了脸。

送姑娘回家后,克里斯转头去了布里克街。

王认识他,至尊法师的男友。不过这两个名头都得加个前了。

“你怎么有空过来?”
“就是想来看看。”
“那就进来吧,不过里面有点乱。”
“我知道。”
“对了,里面还有几个学徒,如果他们做了什么,你别慌。他们只是在练习。”
“我知道。”

克里斯走进去,果然入目一片狼藉。他走了几步,忽的看见碎木间有什么闪了一下。他走过去,拨开碎片。

灰尘里躺着一支口红。

克里斯把它捡起来,仔细看了看外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是他送给前任至尊法师的第一支口红。

她居然一直留着。有钱的时候留着,没钱了卖光所有东西的时候留着,做了法师还留着。他有了未婚妻,订婚宴请了她,过了几天他在参加了几场抢救后几乎是爬回了家,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他醒来时,钢铁侠刚从外星飞船上下来。他揉着头发起床,一偏头就看到桌上有她留的字条,说那天她去不了,改天会亲自登门祝贺。

结果她再也没来。

“当然要留着了。”斯蒂芬妮在他耳旁道,语气欲笑而未笑。
“我以为你早就用完了。”
“怎么会。你看见的那个是我照样子重买的,这个我就拆了包装。具体用没用过……那你就得问她了。”
“你看到了上面的字。”
“是的。”

时间不会忘记我爱你。

壳子有磨损,但字迹仍崭新。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克里斯偏头看了眼那位学徒,摇摇头,“没什么,谢谢。”





















斯蒂芬妮喜欢手表,也喜欢口红和香水。但自从出了车祸后,斯蒂芬妮就不再动那些东西了。她手不好,涂口红总会涂出嘴角,香水好似庆祝,于她而言已经没必要了。手表更不必说。她有段日子甚至不能自己系上手表的表链。

但她依然喜欢这些。

而克里斯想她开心。

他放了小小的衣箱在斯特兰奇家,周末就过来住下。第一个周末斯特兰奇打开门时有些惊讶,也很欣喜,像与世界脱节的犯人终于终于握住自由的羽毛一样。

他手里提着箱子,小心翼翼侧身从她身旁挤进门。

“你不让开,我就只好挤进来咯。”

斯蒂芬妮挑着半边眉毛看他,“我记得…你有钥匙。”

“是的。但敲门让我更有仪式感。”

说着,他拉她到沙发边上坐下,让她闭上眼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是你有办法让我的手好起来?”
“惊喜和奇迹是不一样的,斯蒂芬妮。”

姑娘撇撇嘴,哼了一声,任由克里斯在她脸上倒腾半晌。

“好啦,可以睁眼啦。”

她睁开眼,镜子里的姑娘似乎又回到了车祸前神采飞扬的样子。

于是灵魂从眼里复生。

也许是回光返照,也许是真正的复生,谁知道呢?缘由在此时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这个把影子带回来的人。

斯特兰奇看了半晌镜子,突地一把夺过它,把镜子重重摔到沙发上。克里斯一愣,前任神外医生扑到他怀里,他一低头她便抬头咬上他的嘴。多像他们的关系。他乐于认输,因为他爱她。她乐于主导,因为他爱她。她呢?斯蒂芬妮说不太清。

姑娘哆嗦着手解扣子,解着解着忽然就哭了。克里斯抱着她哄,于是她又抽噎着过来咬他的嘴。于是花开的眼线跟眼泪一起糊了他们两个满脸。

不要说,不要说。

也许不说, 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看看可怜的斯蒂芬妮,帮她重塑信心,让她勇于面对生活,心里高兴得恨不得唱起歌。你最在乎这些东西了,对不对!”
“你和我,我们算什么?我们只是同事,连情人都算不上,克里斯。看看你刚进门的样子,我们是要装得像好朋友一样若无其事地出去野餐吗?不,这不可能了,克里斯。我们什么都不是。”
“我要怎么好起来?我要为什么好起来?为你吗?”

斯蒂芬妮绷着小腿冲克里斯吼,年轻人 定定地看着她,她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你应该道歉。”
“向谁?向你吗?”
“不,向你自己。”

克里斯看着她,斯蒂芬妮模糊的视线里隐约抓住了些怜悯,没等她再吐出新的刀子,年轻人已经把之前一直攥在手里的钥匙放下了。

“再见,斯特兰奇。”

门打开,门又关上。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斯蒂芬妮踉跄着后退,后腰磕在桌沿上。她看着空荡荡的房,突地觉得脚踝有些疼。几天前在这地方,克里斯打开她时握住了她的脚踝。

这里的一切都有有关那个人的记忆,却没有一丝他生活过的痕迹。

不知名的力量在她身体里冲撞,她想尖叫却没有力气,桌上的电脑停在视频终止的页面。这让它越发碍眼了。姑娘把它掼到地上,勉强走了几步后就靠着窗子滑坐到了地上。她看到了窗户倒映出来的自己。她的嘴唇有些肿。斯蒂芬妮用手抹了抹,口红沾到了她的手指上,像油漆。它过期了。克里斯送她的第一只口红终于过期了。

她化妆了。

这是为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她在追求什么?她求不得的又是什么?

眼线像克里斯第一天提着化妆包进来时一样糊了她满脸,落在衣襟上,又是几个洗不净的黑点。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