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别看,又是污染tag系列里的一个小垃圾

拿一个月练改的文【之前在群里发过,别误会,现在我就是来存个档,因为我想清一下文档】
瞎几把胡写
污染首页系列
又是一篇用第一人称写的垃圾
看完如果觉得不适,记得拉黑我。












我站在窗前看到那片湖时,突然想起他了,继而想起那晚我没有给他说晚安。

月亮明晃晃的,如海边的浪花泡沫般涌入房里,踩着它前行时我小心翼翼。

万一滑倒怎么办?

这么想着,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不算太晚,可以和他说晚安。它漫上我的手腕,把手机也吞了进去,月光照得屏保上的他脸色苍白,像海上明明灭灭的浮标一样。我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他像将灭的浮标。手机屏熄了光——浮标上的光消失了。

但他还在这里。只和我隔了一张薄薄的门板。门板外是我,门板里是鲜活的,会说会笑的,还有温度的他。心里的遣词造句让我觉得不对,但我找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我走到了他房门前,已准备敲门,却听到里面的音乐声,便放下了手。

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第二天他没有出现。第三天也没有。

直到后来的葬礼。

我没有看到那副景象(也许看到了,但不记得了),我只在后来看到了他的棺椁。上面的第一捧土是我撒下去的,它砸在木头上的声音如一声枪响。土粒慢慢散开,像一场山崩。我似乎又看到斯特兰奇了——那个已死的法师,他在跳舞。在波浪上,在一层一层的乳白色的泡沫上,他挪动脚步,脚下踩着撒下去的土。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脚下的泥土却仍干燥。

斯特兰奇跳舞很好看,但他很少跳。

他踩着长钉钉入木头的声音漫不经心的向我伸手,似邀约一般,泡沫攀上他的手脚,似要把他拉进黑暗。

像因损坏而即将沉下去的浮标。

百合花的香气在倏然间攥住了我的喉咙,它以獠牙刺穿我的皮肤,像突然间打开了一扇大门,寒风呼啸扑来。
我看着最后一铁锹土落下去——

寒冷席卷我全身。

他在波浪上舞蹈,比浮标更轻。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