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一个拿铁奇异开刀的练习
可惜失败了
宛如废物
接复联三结尾
可能后面想起来会给个续




















钢铁侠最终还是平平安安地回了地球,这在众人口里如同传奇。


有人说当初星云想送送他,结果这个自大的天才拒绝了她的好意,偏要自己倒腾这陌生的飞船,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他旁边的人赞同说,要不是他的莽撞,也不至于又毁一片建筑。有人嗤之以鼻,人家有钱,耗得起。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笑了起来,他有钱?他有钱他能赔一个至尊法师?他能赔一个小蜘蛛?他能赔什么?他什么都赔不了。







镜像维度里的恶魔笑了起来,这太突然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培养一个继承者。

是啊。

我想念伊斯坦布尔的风筝了。

先等等,等这消息传遍多元宇宙后,这里的大门才算对我们完全打开。

你看你看,那个人站上祭台了!

Peu importe les coups,tu tendras l'autre joue. Comédie tragédie?*






——







“一次挫败不算什么,你还可以用另一张面孔强颜欢笑。”

“这是喜剧,还是悲剧?”

小辣椒忽然想起了这几句词。

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突觉得台上那人好似误入狼群的大猫,周围没有树可供他攀爬躲避,也没有巨石可供他窥探未来。

他们的口都张开了,鲜红的舌上有涎水往下滴,砸在地上,草都被蚀光。






——






有人调大了电视的音量,引来这几人的不满,那人见他们转头,随即指了指电视屏,他们看过去——

凡人看向凡人。

字幕如利刃,似要扎穿那凡人的身。

“这次事件,究竟该谁负责?如果您说您负责,那么请详细说说,您将要怎样负责?”

幸存者摸摸小胡子,沉默了很久,他终于又开口,“我……”

全世界都安静了。

他们推出来的凡人终于向他们递来杀人的刀,而他注定要引颈受戮。

托尼一抬头,忽的看到了斯特兰奇,奇怪的是他并不害怕,法师手里拿着冰激凌,榛果味的那种。他似乎拿了很久,冰激凌化了之后便顺着他的手往地上淌。托尼想问些什么,但他又想不起来要问什么,于是只好看着法师,从他的眼到他的唇,从他的肩到他的腰,眼神似手,将他全身都揽入凡人怀里。他希望能无限延长这一刻,他要等他开口。

等他开口说什么?钢铁侠有点茫然。

斯特兰奇这时却抿着嘴角摇摇头,像在示意他不能说话,他凑过来,吻了吻托尼的眉弓。他吻得很轻,很慢,似要用嘴唇描摹这凡人的头骨。最后他长久地亲吻着凡人的鬓发,那上面还有托尼的母亲离世前给他的最后一个吻。托尼忽的想起一件事,他下意识地松开手——斯特兰奇手里的冰激凌摔在地上。

那声音很奇怪,像山崩也像一声枪响。

托尼觉得胸口很痛。

虚幻的影子在他身后轻轻搂住他肩胛。

他张开双臂向后倒去,好似受难耶稣。

















终焉【其实我也不知道是终焉还是未完】

*:出自法扎里没弯先生演小丑的时候唱的那首歌。翻译是下一段小辣椒想到的歌词。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