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一个陌生人的来信【片段】

偷跑一个片段
前目的地au
ABO设定
CP:铁奇异



















“我送走了他,他需要更好的家庭教育——而这正是我无法给他的。我并不是抱怨你的离开,因为从遇见你那天起,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告诉过我,我的一生会毁于那一晚。我没有听他的话,所以这一切都成了真。这都是错误,托尼,你和我,我们间不负责任的爱情,我对彼得的不负责任——这些都是错误。

“但我无法克制自己,丘比特的箭穿过了我的心,而那箭的箭头正钉在你的衣角上,我虚耗了与我而言还不错的年华去追逐你虚无缥缈的足迹,甚至把一个无辜人牵扯进来——这是我的错。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改变它们。

“好了,我该走了。

“我不知你什么时候才会收到这份信,但我想告诉你,如果你收到信时,我还未从时间海上返回,落在陆地上的话,那我还是爱你的。

“我依然想要你。”





落款是一个缩写,S.S。

托尼没有去看结尾的年月日,他攥着信纸冲出门去,他像无头苍蝇似的在走廊间打转,忽的有人拉住他,“你没事吧?”托尼回头,是负责时间局的招新工作的克林特。

“你刚去看新人了?”

“是的。有一个天赋不错,可惜体检不合格——”

“他叫什么名字?”

“叫斯蒂芬 斯特兰奇,挺奇异的名字。”

托尼觉得自己有点头晕,克林特看着他,“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

“我没事。”时间特工挥开同事的手,顾不得说抱歉就奔出门去。

必须要赶上,一定要赶上——一定——不得不——

冬日的太阳像冰箱里的灯,看着亮堂,其实冷得不行,他知道自己在改变一些事——这违反时间局的规定——但他就是要这样做!

他要接一只在时间海上不知漂泊多久的无脚鸟回家——

年轻人的背影映入他眼时,特工的眼泪差点就下来了——他终于有一次赢过了时间。斯蒂芬面对着时间局的投递箱,手插在口袋里,跑近了,托尼可以看到他的耳朵冻得通红——他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你好,我想问下,是不是我写清收件人,他就——”

“是的,他可以收到。”托尼气喘吁吁地打断他,他扶着膝盖喘了片刻,随后直起腰,靠过去把似还处在震惊中的Omega抱住。

“I'm INCOMPLETE. Do you still want me?”












我不完整了,你还想要我吗?










偷跑完毕。

评论(1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