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灯(03)

CP:小蛛配奇









03









Succombe au charme,Donne tes larmes。
你的眼泪,是杀我利器。


——


斯特兰奇来的时候,彼得刚醒,男孩比之前两天看起来好多了,像是有什么东西终于在他的身体深处又活过来了一样。

他眨巴着眼睛跟斯特兰奇打招呼,像农夫怀里的小鸟,“晚上好呀,博士!”

斯特兰奇看着他的笑脸,嘴角也跟着上扬,不知为何,他的脚步比前两天轻了一些。也许是他心情好呢?这个想法窜进了男孩脑子里。他看着法师双眼,那里面有雅典娜第一次获胜时的荣光,斯特兰奇在他旁边坐下来,“昨晚有做什么好梦吗?”

“有的!”

“梦到了什么?”

“梦到了以斯塔克先生为原型的那款冰激凌!呃……我是说,我梦到了好多人。最后剩下我,斯塔克先生,还有您。我们一起去那家冷饮店,但我没带钱,斯塔克先生没带钱,而您身上只有一块五哈哈!”

斯特兰奇扬扬眉毛,“就冲你的笑声,我应该拿走你的灯。”

“啊……那,那你拿走它之后,我可不可以跟你学怎么做这种灯?”

斯特兰奇看着男孩的眼睛,一脸严肃,“孩子,法师都很穷的。而且没有去过珠峰感受寒风的爱抚的人,是不能学习秘法的。”

“呃……感受过太空寒冷的算不算?”

“你未成年,不算。”

“诶?你不是说感受过那种寒冷的——”

“我没说我要收个未成年做弟子啊。”

男孩眨巴眨巴眼睛,之前怎么没人跟他说过这一任秘法大师居然也有这样恶劣的时候。他不再说话,只支着下巴看着灯,里面的火苗像蝴蝶翅膀一样,扑闪扑闪的,很好看。看得久了,彼得有种灯里有一双眼睛正与他对视的错觉。男孩并没有多害怕,毕竟它们实在是太温柔了——好似它们在看情人般。他有些不舒服。因为它们并不像生者那样有活气,它们太冷了,太平静了,像一潭死水,像这里无边无际的虚无,它吞下一切光亮,随后沉默着看你在黑暗中沉浮。它很冷,像冰冰凉的金属,也像过了期的糖果,凋零在即的玫瑰,夹杂酸涩的甜蜜与带着腐败气息的香味混在一起,腻得人心口冰凉心头发慌。不过它更像另一种东西——已死者对世人最后的嘱托与祝福。嘱托他们替他看尽日升月落,祝福他们余生看日落时绝不是孤身一人。嘱托他们替他听遍春去秋来时雀鸟哼唱的无名歌,祝福他们踏着这歌在世间长长久久地停留,最终带着最少的遗憾与最多的幸福离开人世。嘱托他们务必珍惜愿与自己牵手度余生的人,因为他们在浮华人世中弥足珍贵,祝福他们在星辰的怀中,将手握得更紧更紧——

彼得揉揉眼睛,困倦似涨潮,转瞬间吞噬他大半神智,他张张嘴,想说他有些困了,口唇却麻木得无法做过多动弹。

蜘蛛感应同他化灰那天般在他未长开的身体里掀起一场狂风,它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寻找出口——

这几乎要把他撕碎。

疼痛似有人撕裂他的灵魂。

可他已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把这种痛苦说出口了。

男孩靠在虚无间,歪着头闭上了眼睛,再无声息。斯特兰奇看了眼明亮如常的马灯,抿了抿嘴角,站起身离开。

“做个好梦,彼得。”



——



马灯里的火苗猛地跳了几下,似在与看不见的风进行一场只有它参与的战斗。

它败了。

虚无再度归于黑暗。

玫瑰的灰烬落在灯里,与残损的蝴蝶翅膀睡在一起,看不见的兽有张大口,同时也是大胃口——

它险些将灯也一起吞下喉。



——






你自认英勇,却爱上这种对象,进而自此押下余生。难道你对这种朝生暮死的垃圾,也起了爱心?





也是,这种勇气,拿来助人,伟大似天神降临,多吸引那存在于不存在中的善心。






它如是说,语气冷淡,似嘲讽似悲悯。







——



“Who's there?”

“Doctor.”

“Doctor Who?”

“No. Doctor Strange.”

斯特兰奇走过去,被时间遗忘在许多年前的一个冬日的战士转过身,他看着他,“这是你的……呃,代号?”

“不,我是一个医生,姓斯特兰奇。”

男人点点头,“我是死了吗?”

斯特兰奇扬扬眉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没有。”话罢,他偏偏头,“茶还是咖啡?”

“谢谢,我不用这些。”

“没事。反正现在我也拿不出这些东西给你。”

詹姆斯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复,斯特兰奇没等他开口就又道:“你之前在哪里?”詹姆斯闻言半眯起眼回想,他眨巴眨巴眼睛,眼角微微下垂的双眼让他看起来无辜好似过路人——“我记得我在瓦坎达的某片树林里,然后……嗯……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你呢?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也……?”

斯特兰奇伸手在虚空中挥了挥,随后他手里便多了一盏小小的应该是点在床头的灯,那里的光比白惨惨的雪地温暖许多,也柔软许多。像在地尽头小憩的星星腮边的泪,颜色不浅,似有眼线溶在里面。

他把灯递向那个脆弱的灵魂,“拿着吧,算一个见面礼。”

詹姆斯伸手正要接过它,虚无之中忽的刮起风——这是从未有过的。

斯特兰奇似站立不稳般踉跄着后退几步,满脸不可置信,詹姆斯想伸手扶他,却在一瞬间失去了站立的力气,他伏到在虚无的脚边,蝴蝶自斯特兰奇的斗篷里飘摇落下,它们沉默着飞向灯里,沉默着任由火焰点燃自己,沉默着看虚无张开嘴吞噬自己。

它们似在以沉默呼救,虚无中唯一清醒的人却以更加震耳欲聋的沉默来回应它们。

一枝正鲜活的玫瑰落了下来,不偏不倚落在斯特兰奇颤抖的指间,那是一封信。



“I charge you, O daughters of Jerusalem, if ye find my beloved, that ye tell him, that I am sick of love.*”




























未完





*:出自旧约雅歌

翻译过来是,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嘱咐你们,若遇见了我的所爱,要告诉他,我相思成疾。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