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poto25周年同人
CP偏向面桶排爵
很垃圾,请多指教
有错误,尤其标点一类的错误,请直接指出,因为手癌越来越严重的问题,我总会不小心按错键然后又因为老眼昏花而无法发现,是以我在这方面总会有纰漏Orz如果影响您的阅读感受,真的非常抱歉Orz












埃里克始终记得他第一次遇到劳尔那天。他们在船上相遇,天气灰蒙蒙的,不比海水明亮多少。船的名字在出事后被改成了死亡之星,埃里克已经记不清它最初的名字了,不重要,反正那时候他只是个供人观赏的丑陋玩物。反正人们只爱结果不爱过程。

劳尔就出现在那群人中,他的眼睛很漂亮——从生命伊始到彻底死亡都很漂亮。埃里克当然没有见证他的出生,但他的直觉一向准得吓人。所以就姑且当真吧。

小小的男孩子在他像是允许,又像是愠怒的沉默里用手轻轻碰他那时还未拥有面具的半边脸。他小声问他,语气比小提琴的E弦还脆弱,仿佛这脸不是埃瑞克的,而是他的。会疼吗?他很小声地问,仿佛他在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仿佛他要把一个人推下神坛。魅影,不,埃里克冷眼看他,额角没办法愈合的伤口是答案。他以为他已经死了。但现在——他低头去看纸上的姓名,它忠诚地,毫无保留地告诉他——那漂亮的男孩还活着,不但活着,还接手了他的剧院。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玫瑰,他的露水,他的音乐天使总不会离开他的。

他忘记了,荆棘从未放开他,命运是张荨麻织就的毯,它太短,盖住头便盖不住脚,盖不住的地方太冷,盖住的地方又太疼。于是不停用力去挣,挣开一出又缠住另一处,总是要疼。挣的目的在于欲望——挣扎出这疼痛的欲望,可越挣缠得便越紧,缠得越紧便越要挣——于是埃里克终于明了,一切的源头都是欲望。除开要回归至无机状态的本能,剩余的欲望都可以被满足——满足即是消失,即是复原。只要满足,就能复原。

于是唐璜抱住了女孩,于是埃里克拉克莉丝汀去地下。仿佛恶龙卷走公主,这时候便要出场一位骑士了,救不救出公主不重要,杀不杀死恶龙不重要,只要骑士出场,这夜晚就能被成全,这故事便能有结尾。

傲慢的男孩又不是骑士,是以他最后还是落入陷阱。埃里克忍不住笑起来,“此时即便你哀求也是无用了,克莉丝汀。”他停下来,同跪坐在地上的少女一同倾听猎物带着颤抖的呼唤。克莉丝汀急急答应,却没办法为他指明方向,也无法回答他发出的,对于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的疑问。她仰头看向埃里克,魅影摇摇头,轻声道,“谄媚的孩子,你永远都知道该怎样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东西。”默了一阵,他嗤笑一声,提高音量又开口,“先生,欢迎您试用我对某个迷宫的拙劣的模仿物。它没有出口,却也有出口。这出口与克莉丝汀的决定是否会将您送进坟墓无关——因为您已经在其中了。结局已定,区别只在于死因。”

克莉丝汀像被突然打断了脊梁,魅影面具上的死白跨越烛光泼到她脸上。埃里克看着她,为塞纳河的衰亡感到一阵意料之中的悲伤。他看到了疮疤,没关系,他可以用音乐去治愈她。他看到泪水,没关系,他可以用双手,用音乐为她抚去那平添她风情,却让她痛苦的东西。啊,他如此擅长音乐。也许他就是音乐。不,他不是。埃里克忽然否认自己。他极少在音乐方面否认自己。但此时他不得不这样做,他忽然想起了仲夏夜时的噩梦。船出了事,劳尔兴许是同家里人走失了,所有人都涌向甲板,他却跑去找他。仿佛他不清楚方向般。等男孩把他从笼里拉出来,再拽他来甲板,已经跳不到救生船上了。试了几次都无果后,他只好揪着埃里克的袖子放声大哭。救生船上有个戴红围巾的女孩子扒着船舷同他一起哭,隔着水流与哭声,没人知道她喊了些什么。男孩看到她后哭得越发厉害,几乎喘不过气,他忘了埃里克无意间说漏嘴时的话了。他策划过无数次逃跑——他当然清楚这船上有没有备用的小船了。他抱着小姑娘似的哭哭啼啼的男孩一路飞奔,他就要自由了,这个男孩也许会是个累赘——在灾难面前,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有时都可以归为累赘。别误会,这是本能。人不能忤逆本能,就像人不能背叛自己一样。最高音同弦乐没有区别的女人凭空出现在海面上,埃里克没空去想,反倒是劳尔,等他们坐在船里,不知道顺水划出去多长距离后,突然开口说,我以为塞壬只是传说。埃里克想了想,问他,传说里还说了些什么呢?

她们会变成你最思念的人,或者是你喜欢的姑娘的样子,引诱你到水里,再活活吃掉你。

听起来挺残忍,但临死前也算做了个不错的梦。

劳尔低下头不再说话,埃里克不清楚也不想清楚男孩在想什么。

他们就这样在水上漂了一夜,半梦半醒时,埃里克听到劳尔在小声说话,蚊虫一样,声音像是哭哑了也像是脱水导致的沙哑,总之听起来他似乎委屈极了。

他睁开眼,倒抽了口气。船头多了个黑发女郎。很多年后他才反应过来,那塞壬很像克莉丝汀。也许是命运的玩笑呢?他回头,劳尔背对着他。小男孩抱着塞壬的手臂,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说什么。看来是已经把自己曾说过的话抛之脑后了。埃里克有点嫌恶,又有点愤怒。后面的事他记不太清了,好像是劳尔快被扯下去了,他把男孩捞回来,用桨打伤了一个,另一个弄翻了他的船。他们落在水里,塞壬从下方冲过来,男孩松开抓着他肩头衣服的手,顺势转身扑进塞壬怀里,不等她抓住埃里克的裤脚就拽她往下沉。另一条塞壬紧追过去,他趁海面空寂,匆匆忙用尽力气翻过船板,昏过去前,他听到了这世上最美妙的声音。真讽刺,尤其当这出现在那些塞壬喝足了人血之后。

待他自回忆里抽身,克莉丝汀已经扯下头纱站起来,像是在与他对峙。

下一刻他们听到惨叫,仿佛那年轻的子爵正被剥皮剜心。沉默许久,他从喉咙深处挤出零星呻吟,过了一会才哽咽着抽气,声音沙哑像是那一嗓子耗尽他所有的力气似的。这是把利刃,一下捅碎黑发女郎全部的盾。克莉丝汀再也忍不住,她抓住他的袖口哭着逼问,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轻轻抱住姑娘,哦,我亲爱的,没什么,我什么都没做。那只是个简陋的迷宫而已。相信我。

这世上我最不愿欺骗的人就是你。

但你还是欺骗了我!我盲目地把你当做信仰,当做神明!

埃里克头一次不知该如何回应。默了很久,他回道,印度人曾发誓要娶世上最美的女人,于是装作麻风病人去见她。只一眼,他就知道她会是那誓言的终结者。他掳走了那女人,但她拒绝了他,于是他将她关进了绝望迷宫。在最后的最后,她跃下高塔时,她终于明白这是唯一的出路。

克莉丝汀后退一步,你……你!

埃里克几乎要笑出来,上帝在水中,我的天使——

湿漉漉的手抓住他脚踝,埃里克回头,劳尔泡在水里,他从水里抬起头后,埃里克才看到,子爵的脸色比他的面具还惨白几分。像一具死尸。但他终究不是死尸。子爵此时正在发抖。他仰着头看埃里克,下巴一脱离水面,他就像被什么气味呛着一样咳嗽,喘得急促,几乎要过度换气。克莉丝汀隐约看到了点什么,在劳尔的耳后,但她没有看清。魅影用力甩开子爵的手,试图把他按回水里,一旁的克莉丝汀冲过来推开他,一双手揽着子爵的肩,像要拥抱劳尔,她将他拉到一边,手抚过他脸庞又绕到他耳后。

她摸到了。

是鳞,是腮,如她所想,如他曾经历的那样。

劳尔愣了一下,笑了起来。白森森的虎牙看着莫名尖利。

丑陋的魅影是货真价实的人,漂亮的子爵却早在八岁那年就被水里的塞壬吃掉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