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偷跑段子



超人复生时,斯特兰奇正在处理一只类魔。他很清楚地记得自己今早在笔记本上敲下一行字,今日无事可记。这世界不同于旧世界——也许相同,只是他还没有碰到各维度的通道口——总之这里没有过去那么多的麻烦。只偶尔他需要帮两位康斯坦丁处理一下他们没法处理的东西,比如搞事情的天使或者爬上来的恶魔。倒也不是两位康斯坦丁没办法处理他们,只是这些东西越来越泛滥,没人知道一个跟它们,准确的说是跟这个世界都没什么关系的外星人死了这事怎么会让他们这么亢奋——甚至是越来越亢奋。不说其他,单说魔抗也轮不到它们用这种方式来悼念超人啊,毕竟这位超人的魔抗基本为零。这是那个话痨康斯坦丁吐槽的,当然就事实而言,的确如此。也许就像维纳斯的断臂,阿喀琉斯的脚踝一样,这就是弱点吧。斯特兰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除去这些,在其余时间里,他非常清闲——倒也不是那种在夏威夷的阳光下度假的清闲,只是比他之前在圣所的时候清闲。

说起来也很有意思,超人死后,人类的世界也跟着沉寂下来,像一锅煮得太久的汤,沸腾过后的水面便如烧过的柴堆,粉末化的木炭——在这里应该说是汽化的液体带走了热量,不想降温也必须变冷,所有人都被冻在超人离去后留下的真空中,蒸汽揉得周围空气粘稠,汤里鼓出来泡泡都声闷。

超人棺椁上的第一捧土是谁撒的,斯特兰奇不太清楚,但克拉克的棺椁上的第一捧土是露易丝撒下去的。玛莎被克拉克的遗物紧紧包裹,它们冲她张牙舞爪,有形的无形的都伸出了手,像渴救的受难者,像希望被拥抱的孩子,总之她无法脱身。而他双手颤抖甚至抓不住一捧土,于是只好请露易丝来做这事。土落下去的时候没有声音,但他和露易丝都像中了一枪的兽,或往前或向后,踉跄几步才急匆匆刹住脚,全身的毛孔都在颤栗着吐息,眼泪和传说中几千年的妖怪一起被封进陶土坛里,空气也变成的刀刃——每次眨眼都是凌迟。斯特兰奇以为这就是最糟糕了。再糟糕也不会比此时,比他告知玛莎克拉克死讯时更糟糕了。但斯特兰奇忘记了,他始终都与命数里最刺人的荆棘捆在一起。像拨开云去吻太阳一样,拨开了又会合拢,得到了总会失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