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灯(02)

cp:小蛛配奇











02




斯特兰奇来的时候,彼得正试图把那个小小的马灯弄亮,男孩没等他走近就抬头扬起一个笑,“博士,你来啦!”

斯特兰奇点点头,“晚上好,帕克。”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吗?”

“嗯……准确的说,刚入夜不久。”说着,斯特兰奇走到他对面坐下,男孩泄气般放下灯,他用一手支着下巴,颇为沮丧地开口,“它熄灭了。”

斯特兰奇拿过灯看了一阵,“目前看来是这样的,但——”他顿了顿,用手盖住整个灯,“作为一盏灯,它依然可以被点亮。”

法师拿开手,男孩看着灯中再次出现的,跳动的火光,张大了嘴巴,“这……这也是魔法吗?”

“算一半吧。”

“那另一半是什么?”

“另一半是个秘密。魔法也叫秘法,说出来就不算秘法了。”

男孩眨巴眨巴眼睛,“好吧。”他久久地看着灯,似一只直扑火焰而去的小虫,斯特兰奇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当心眼花。”彼得点点头,但没有挪开视线,过了很久,他终于开口,“博士,你说……这种眼花的感觉是不是就是梅婶等我回家时,看着门头灯的感觉?”

斯特兰奇一怔,他抿着嘴角默了一阵,“抱歉,我不知道。”顿了顿,他补充道,“也许还会有一些难过。”

“为什么是一些呢?”

“因为有时候人在特别难过的时候,会突然间不再难过。就像突然间失去了悲伤的能力一样。”

男孩点点头,也许梅婶并没有在他的葬礼上哭呢?她会不会攥着要落在棺上的第一捧土在墓地站很久很久,手攥酸了,攥麻了也不肯撒下它?会不会有眼泪砸在他的空棺上呢?啊,不一定是空的吧,斯塔克先生应该会把所有队友的灰烬,连带着泰坦星的尘土都一一装好,带回去。虽然有其他星球的东西,但一小半他和一大捧他比起来,斯塔克先生应该会选后者吧?他会不会哭啊……天,他千万别哭啊!可……可只剩了他一个人,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陌生的星球上……这么想着,男孩也有些难过。他吸吸鼻子,试图往好的地方去想,斯特兰奇并没有开口打破沉默。他只是静静地倾听,倾听男孩小声的抽噎,倾听男孩的沉默。男孩并没有发觉这一点,他抬手抹了一下眼泪,也许斯塔克先生没哭呢?也许其他人都没有哭呢?不哭,就不会特别难过。梅婶也千万别哭啊……她会好起来吗?她一定会的。没有了他这位蜘蛛侠,也许明天就会多一个螳螂侠什么的去继续做纽约人民的好邻居,斯塔克先生也一定会帮他照顾好梅婶。不过也许以后吃泰国菜的时候……就只有梅婶一个人了……斯塔克先生不一定有时间陪她吃这个。这么一想,男孩更难过了。他,他居然丢下了她,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度过余生!他揉揉眼睛,瞥见了斯特兰奇的斗篷——那么,博士呢。他看到了那么多失败的结局,他是不是更难过?而且,而且在唯一胜利的结局中,他也没有活下去。他的亲人呢?是不是也会很难过?可他却没有哭——这又是为什么呢?

男孩终于决定打破沉默,“博士……我们的……是不是让身边那些活着的人很难过?”

斯特兰奇难得没有很快地回答他,他沉默一阵,点点头,“是的。从此后,我们的生日都失去了意义——它虽然依然代表一个人的出生,但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这一层意义消失后,它对于曾遇到我们的人而言,也会失去意义。”

“他们会难过很久吗?”

“是的。会难过很久,但他们终究会接受这个事实。”

“他们……他们会怎么做?”

“他们会平静地面对放满了你的遗物的卧室,他们会仔细地收拾它,偶尔因某件遗物坐下,回想起你在世时,那件遗物曾与你一同经历的某事。这会花他们很长时间,他们要过很久才能做好准备——他们总会做好准备的。那个时候,他们再回想起我们,也许依然会难过,但他们不会再回避这个事实。”

“再后来呢?”

斯特兰奇默了一瞬,拍了拍男孩的肩,站起身道:“明天再说吧。很晚了,做个好梦。”

“你也是。”

男孩蜷缩在虚无之间睡去,斯特兰奇把灯放到他手旁,随后才转身离开。






——






“晚上好,奎尔。”

年轻人转头看过去,是那位法师。“晚上好,法师。不过…你怎么知道现在是晚上了?”

“时间告诉我的。”

“好吧…好吧……你在做什么?”

斯特兰奇拍碎了手中刚成型的法阵,“给你和你的几个队友做一盏夜灯。这里太冷了,也太黑了,有盏灯的话,会好过很多。”

“……你呢?”

斯特兰奇放下灯,站起身,“I've got fire in my soul。”

“晚安,各位。”

法师离开前,年轻人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的破斗篷,他回头,星爵已经别过了脸,“……我知道抱歉这话说了没用,但…但我真的很抱歉……”

“You should be.”法师如是说。年轻人没忍住转过脸看向他,斯特兰奇看起来并不愤怒,“但这也是必然的事。很多前因不停累积,才会有这样的后果。”

话罢,他从年轻人手里抽走斗篷,转身离开,他走了几步后,奎尔问他,“我们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神说,要有光,遂有光。)*”

而最接近于神的,只有人。

他走进了一片黑暗。






——






斗篷用领子擦了擦法师鬓角不存在的汗水,斯特兰奇脚步一顿。

“再后来究竟是什么?我以为你很清楚它。”

“……”

“再后来,他们会渐渐遗忘我们的样子,我们的声音——我们会成为他们记忆中的一种抽象符号。最终的最终,抽象符号会变成记录了我们的一生的一本书籍,几页纸或者几行字。这就是所谓的再后来——建立在存在之上的虚无。”

“而这正是时间对人的偏爱。”

说着,他停下了脚步。

虚空里有个声音开口,“不,那不是偏爱。我只偏爱你。”






——







真是令人吮指的美味。






它感叹。






——






彼得做了个梦,梦到了很多蝴蝶。



























未完



*:出自《旧约》

评论(1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