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灯(01)

CP:小蛛配奇










这里很冷,也安静,彼得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虽然有战衣裹着他,他依然觉得冷——那是从骨髓深处爬出来的冷,像有人把他光溜溜地扔进北冰洋一样,当然,这只是个比喻。他并不知道北冰洋有多冷,也不知道珠峰有多冷。他抱着膝盖整个人缩成一团,胃里有名为疼痛的虫钻进了他的骨血深处,男孩半眯着眼回想之前他吃过什么,得到的答案却很模糊。也许是冰激凌,也许是早上的三明治,或者梅婶的点心?哦,上帝呀,他刚才说了什么?梅婶会难过的……但到底是什么让他觉得疼痛呢?彼得把自己抱得更紧,意识越发模糊。谁知道呢。

他很困,也很冷。

他有点不舒服。

有人走过来了。他的脚步很快也很稳,随着两人间的距离缩短,男孩几乎可以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彼得有点想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在这种地方保持这种状态的。有光刺破黑暗,男孩偏了偏头,闭着眼往黑暗更黑处蹭了蹭,“别睡,也别动。”

是个有些耳熟的声音。他不耐地睁开眼,披着破斗篷的法师正蹲在他面前,手里燃着一束颜色很浅的火,他被惊得往后又退了退,法师忙一把拉住他,“别怕,是我。”

他环顾四周,是一片浓得化不开的黑暗,“这里是——”

“别问这个,先拿着它吧。”

“这…这是什么?”

斯特兰奇没说话,只示意男孩把手给他,彼得看着法师手心跳动的火焰,犹豫又好奇,斯特兰奇扬扬眉毛,另一手打了个响指,他手里的火焰变成了一盏小小的马灯。它在一片黑暗中跳动着,散发着柔软的光,像一片不屈且温柔的灵魂。“拿着吧,会暖和一点。”

“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它原本就是要给你的。”

男孩接过马灯——它真的好小,比一听罐装可乐还小,但它真的很暖和,彼得这样想——他捧着马灯往斯特兰奇身边坐了坐,“我现在可以问问题了吗?”

“当然可以。”

“我们在哪儿?”

“死亡之地。”

男孩抖了抖,他低着头沉默好久,终于带着哭腔开口,“我们…我们真的死了吗?”

斯特兰奇沉默几秒,转身安慰般抱住男孩,“是的。”

“是不是…很多人都……”

“是的。”

“我……我们…我们是,是,失败了吗?”

“……从某种程度来说,没有。”

男孩猛地抬头,法师眨眨眼,“因为还有人活着,不是吗?钢铁侠,雷神,美国队长……他们都还活着,而且……我们还有底牌。”

“底牌……?”

“是的,很厉害的底牌。虽然我们现在看起来损失惨重,但我们已经成功了一半。”

“那……这会是我们成功的那个未来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这还要看生者。”

“好吧。”

男孩闷闷地回答,低下了头。过了一阵,他又往斯特兰奇身边蹭了蹭,法师偏头看他,脸色不是很好,像洁癖患者被冒犯了一样,“你很冷吗?”

“不,不不,我觉得很好,这样很棒。我就是怕你冷……如,如果你觉得有……呃,被冒犯的话,我很抱歉。”

斯特兰奇轻轻笑了几声,“I've got fire in my soul。(我的灵魂中有火燃烧。)”话罢他拍拍男孩的肩膀,“做个好梦。”

他站起身离开了。

彼得想问他要去哪里,但他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困意如潮水,转瞬间将他吞噬。男孩就那样抱着小小的一团火焰靠着坚硬的虚无睡了过去。

纽约市的阳光再次照到了他身上。






——






“晚安,士兵。”

法师将一个小小的火盆放到不知人事的战士与猎鹰中间,瓦坎达的国王看着他,“你在做什么?”

“来和你们道晚安。”

“谎话。”

“好吧……我可没有气球兔子可以哄你睡觉了,做个好梦,年轻人。”法师偏偏头,特查拉挣扎着起身,没等他站起来,法师就像灭霸那样打了个响指,随后一团火便跳上了国王陛下的戒指的戒面。

一切再度归于寂静。

“啪!”斗篷狠狠抽了一下法师的小腿,斯特兰奇拽着斗篷领争辩,“这才不是浪费!”话罢,他继续向前走,斗篷猛地拉住他,几乎把他拉倒在地上,斯特兰奇拧着眉毛试图站起身,“你到底要做什么?”

“……”

“我相信时间会偏爱我,毕竟我看那些未来时的代价还未还清。它偏爱我,我还有时间。”

“……”

“随你怎么说吧。”

他走进了一片黑暗,周身冰冷,似乎连最细小的血管里也结上了冰碴。这是自极深处涌出的寒冷,像身体破了很多窟窿,风在那些窟窿间任意穿行。再厚的衣服也会不保暖,再多的火炉也不能取热。你会饿,你会渴,但你吃不下任何东西。一切都像你活着时那样发展,但一切又都是虚无——这就是死亡之地。

斯特兰奇裹紧了斗篷,继续向前走去。

他无所畏惧,他也不能畏惧。真正的勇敢是心怀畏惧,却依然选择前行。斯特兰奇自认不是什么勇敢的人,他只会像习惯痛苦那样习惯在前行时忘记畏惧。

他注定没办法再得到什么了,但他依然有可以输给魔鬼的东西。

像那个在外总穿一身明黄的女法师所说过的一样——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自我。






——






做个交易?







你还有什么代价可以付给我?







我还有很多。你呢,你能给我,我想要的东西吗?






当然可以。






虚无里飘出一个声音,“毕竟我偏爱你。”

“Your time is short.(你去日无多了。)”

法师扬扬眉毛,“No.I am the time.(我即时间。)”

I've got fire in my soul。









——








彼得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他再坐起来的时候,这里依然是一片黑暗,他怀里那个小小的马灯也快熄了,但他依然感觉很好,像他还活着一样。

他忍不住小声哼起之前在街角听到的歌,调子不同,应该是他把两首歌混在一起了,“Yesterday I talked to god. We have a conversation*…things only getting better**……”

声音像石子丢进大海激不起涟漪一样,没有丝毫回声。

这里太安静了。




























未完



*:共和乐队的Human
**:共和乐队的better

评论(14)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