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记个大概。有空了填

CP大概是曼哈顿博士/法老王
马修真是高挑美人的具体化形象。


阿德里安做了噩梦。

这不常见。噩梦通常都是庸人自扰,阿德里安是最聪明的白蚁——尽管他也是白蚁,但他并不做噩梦,或者说,他并不做梦。曼哈顿博士偏头看他,说,你看到了什么?

阿德里安像是没回神,他怔怔地看着曼哈顿博士,过了几瞬他忽然眨眨眼。仿佛旧我死去,代替的新我飞速诞生。

你闪着蓝光的脸。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看到了一些很可怕的事。血腥,肮脏,令人作呕。

介意我看看吗?

这有什么区别吗?介意与不介意?

当然有。区别在于你得到一撮兔子毛的同时,能不能得到藏在森林里的三块金子。

沉默了很久,法老王告诉他,我看到我站上祭台,血水像河一样从我脚下蔓延出来,淹没我的脚背后,又顺着台阶一直流下去。

你可以看到未来的样子,乔,但我能看到的是可能性。 不论它是否是真正的未来,我都看得到。它很可怕,我们一个又一个站上断头台——这事我看到过许多次——你不是第一个站上去的,我是。笑匠是第二个。



评论(8)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