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继续捅刀










“给我一个吻吧。”

托尼拉住转身要走的法师,斯蒂芬回过头看他,他抿着嘴角沉默一阵,“你知道的,我不能这样。”

“为什么?”

“因为——”他偏偏头,“……你不知道?”

托尼一瞬不瞬地看他,“我不想知道。”

斯蒂芬扬扬眉毛,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亲爱的,彼得还在这儿呢。”话罢他仿佛安抚般亲了亲阔佬的嘴角,没等他退开,阔佬抓住他的衣襟,一把把他拽进怀里,“你怎——”。在一边喋喋不休的男孩忽然哽住了,托尼瞥见他转过身去,整个人像煮熟的虾子。

“我…我,什么……都,都……没看到噢!”

他像这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亲吻一样用力地,近乎撕咬地吻他,间隙中他听到斯蒂芬含混不清地抱怨和痛嘶。他听到钟表行走的声音,有个人不停地对他说话——

时间将近,时间将尽。

你只能像唱片一样原地打转。你无法前进,你无法后退,更无法停留。你得到的终归会失去——这是你必须经历的事。

没有人能准备好。今天,明天,或一百年都是虚无——它们都将回归于一个心跳。没有人能准备好。

时间将尽,时间将近。

法师用力挣开他,他喘息着靠上身后的墙,从眼周到颧骨都渗出一阵惨淡潮红。黑暗似蛇,攀上他手脚,将他猛地拉入死地。他甚至没来得及再看一眼他的双眼——那里有疼痛海里的巨鲸给他的分别信。

他猛地后退几步,神色慌乱地环顾四周,有水从他眼角滑落,可他额上也有汗——这究竟是什么?

“先生,你到底在找什么呢?”

年轻人偏头看他,“我们始终爱你,但我们必须走了。”

“我没有时间了,先生,博士也没有了。”

“如果还有时间,”

两道声音叠在一起,“我依然愿意倾听你在墓地的沉默。”

“But now,you have to stand.”




——




他睁开眼,墓园里仍安安静静地,他隐约能听到从远方传来的鸟鸣——他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它像在唱一首永远不会有回应的歌——

I'm so lonely.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