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林扬波咬着她的嘴,含含糊糊讲,留下。
夏天无不知听进去了没有,只拿手扶着她的肩,不知是拒是迎。
后来她用手指轻轻按着她肿起来的嘴唇,说,夏天无,这不公平。
她爱你,我也爱你,像爱日升月落,像爱春来秋易。可你谁也不爱,你连你自己都不爱。
这不公平,夏天无。
她终于哭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