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六尺之下【片段】

CP:我脑了很久很久很久的一对不但跨宇宙还跨公司的拉郎。大超奇异。
怂到打tag的时候都在手抖
假设复联三结局处奇异穿到了DC。时间线大概是mfs中期
瞎几把胡写
没有举报就没有伤害









        他裹着被子挪腾到床角,半睁开一眼瞄过去,超人先生正在厨房忙活。Stephen从被子里伸出一手冲不远处的超人先生挥了挥,“早啊。”

        超人先生没有转身,他似乎笑了,Stephen挪出被子起床套衣服,站起来的一瞬间他有一种下坠感——像在做梦一样。

        他走去洗漱,Clark忽然开口问他,“你冷吗?冷的话我就去关一下窗户。”

        Stephen含含糊糊回他,“我还好,你冷吗?”一边说,他一边暗自庆幸,今天这是怎么了?他修胡子时,手居然不抖了。

        超人先生没有回答他。法师默了一阵,有些奇怪,Clark又煎糊了鸡蛋?哦这没什么的,他要告诉他,这没什么。只是一个鸡蛋而已。这没什么。这只是小事,而一切都尚完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根据Clark沉默的时长来看,不像是煎糊了鸡蛋,倒有点像去救不知道在哪儿的,被困在树上的猫咪了——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超人先生没那么闲。沉默这么久,一定不是煎糊了一个鸡蛋——应该是把两个鸡蛋都煎糊了。这么一想,贫穷的法师手一抖,把自己的胡子剃了个缺口。

        “Clark,Clark?没事吧?”

        超人先生回答的时候,声音很平缓,平缓到了几乎毫无起伏,“我……不是很好。我可能陷入了困境。(I'm not well.I could get into trouble.)”

        Stephen从屋里走出来,随即被一股冲劲撞到在地上,一瞬间似乎所有的伤痛都回来找他这个最初的宿主。乌木喉的利刃,在多玛姆手下死去活来一千余次的疼痛,以及……他眼睁睁看着之前的队友死去却无能为力的绝望。

        “超人从不是真的。”

        “你听过美/国最古老的谎言吗?那就是力量可以无辜。”

        “你妄想掌控一切,但没人可以掌控死亡——即便是伟大的Dr Stephen Strange。”

        “我们无路可选了……Tony。”

        “Please sir!I don't wanna go!Sir, Sir!Pleeea——”

        “This day, the next,a hundred years, is nothing. It's a heartbeat.You'll never be ready.”

        “No one ever is.(没有人准备好。)”


        所有的声音如洋流般汇聚在一起,在嘈杂到顶峰时终于回落——变成一句很轻很轻,如幻觉般的话:“我感觉……很冷。”

        Stephen猛地坐起来,额角冷汗顺着下颌滴下来,落在布料上,吻出一个个深色印记。“总算醒了?”他偏头看过去,主编似笑非笑地讽他,“刚才你弄出来的动静吓得我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谋杀案——死者还是被虐杀致死的那种。”

        Stephen勉强扶着墙站起来后没能笑出来,他瞥了眼镜子,梦魇从他身后抱住他。在被恐惧吞噬前,法师先生觉得,梦魇的这个姿势和法国音乐剧里死神抱主角的区别不大。













未完不知何时续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