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瞎几把写。正文还在码。

通灵神探au
poto25th
CP:面桶排爵








劳尔死了,但人们还不知道。他们只发现了一个被咬了一口,沾满沙子的三明治。奶油从缺口漏出来,融化在一个小水洼。小虫也跑来参加这盛宴。他呆的地方温度很低,可以让他——也许该说它了,他已经不再鲜活,于世人也不过是一件物品——慢点腐烂。很久之后,人们会在湖里发现他的尸体,和那个装着他的保险箱。但那也是很久之后了。

充斥屋里的乐声戛然而止——它还没有播完,只是埃里克将播放器按了暂停而已。有些东西并不会终结——它们没有结束这一说,它们只能被强行停止,像被腰斩的诗。随后他走过去拔掉了电话线,埃里克知道,十分钟后他会接到一通电话。他会得到一个极麻烦的案子。他会接受这个案件,但不是现在,他需要准备一个蛋糕……为谁呢?他对甜食感觉一般。也许是为了克莉丝汀。

她喜欢甜食吗?她一定喜欢。不然他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呢?

奶油、鲜花、草莓、车厘子、桃酱……啊对,还有巧克力,一层层细心地堆叠在一起——甜蜜柔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他记得有人曾这样称赞。

他记不太清是谁了。时间过去太久,水里的石头尚会消失,更何况记忆。

吉里夫人后来转告他,当时克莉丝汀捧着水杯,笑着摇摇头,婉拒了那像画一样漂亮的蛋糕。不过拒绝之后,她看到了吉里夫人的尴尬,便又补充说,留下也没有关系,劳尔正好喜欢蛋糕。

——哈,她还以为这是吉里夫人送她的呢!真是便宜了那个傲慢的男孩……埃里克不自觉地咬咬牙,还是站起身走过去插上了电话线。

电话铃响起来,叮铃铃,叮铃铃。过了一阵,埃里克终于在电话那头的人挂断之前接上了电话。电话那头的警察告诉他,他需要他出面,一个陌生的男声从一片嘈杂中窜出来,“我的弟弟失踪了,你们不再调查调查现场,居然去相信什么灵媒?也许这是你们拖延的借口——不管怎样,不管是怎么样的代价——我只要一个的答复!”

他扬扬眉毛,他已经从魅影沦为灵媒了吗?

那个声音还在吼,“你说只是有可能?他只能看到可能性?那我要他做什么,一个月两万法郎,我是养了——别这么看我,我也是纳税的好公民——我是养了一个灵媒还是一个饭桶?哈!魅影?他真以为自己是歌剧院的魅影吗?那需不需要我给他再配一个乐团,让他唱唱sing for me?”

当然,埃里克最后并没有拒绝这个案子。

他有预感,这案子里藏了很多东西,有好几个替罪羊一样的存在。一步踏错,前功尽弃。他可不想让那些人毁掉这样的艺术品。只是他忘了,所有的艺术品都暗示了创造者的疼痛——作为一个被动的创造者,他也不例外。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