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做梦梦到了一方绝症的现代au的扎主教
好像有一个已经挂掉了,但另一个还活在幻觉里
他们订了火车票
那天下着好大的雨,他们靠在一起,看着窗外飞快逝去的景物
火车很好的一点就是可以在自己喜欢的那一站下车,不在乎重点如何,此时此刻只有自然与爱情最重要
他们在某站下车,一路走走停停,在一段废弃的铁轨上合影。
后来洗照片,照片上少个人。
病例在他锁死的那个房间的垃圾桶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