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瞎几把写的一个片段

大概是现代au
时间线在2005-2006左右。
CP:面桶排爵
poto25th我能吹一辈子





“也许我们不该来这里。”克莉丝汀紧紧抓着劳尔的袖口,这样抱怨。

劳尔没有回头,只笑着说,“别怕,不会有事的。这歌剧院白天都供人参观,夜里怎么会出事呢?”

“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看着我们……”

“啊哈,当然有了——”

“什么?!”

“歌剧院的魅影啊,哦,小洛蒂难道不知道吗?这里就是靠歌剧魅影这个怪谈卖钱的。一个长相丑陋而且疯狂的人(克莉丝汀在一旁争辩,“同时也是个音乐天才!”劳尔附和般点点头,补充说,“是的是的,音乐天才。天才。”)在暗处控制歌剧院,不如他愿的赞助商都被他勒死了,啧啧,真可怕哦。” 他如是评价着路过时看到的那些吊在包厢里的人影。都是主办方吊的假人而已,不过这数量真的……有点骇人。克莉丝汀翻手紧紧攥住他的手腕,手指很冷,力气也大得吓人。劳尔安抚般拍拍那只手的手背,“别怕,小洛蒂,我在这里呢,你可不是孤身一人。”

劳尔抓着栏杆探出身去看一楼的那个大吊灯的残骸,不知道是恍惚还是什么,他隐约看到个人影。他迟疑了一下,忽然开口,声音很小,“克莉丝汀,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个人?”

“哪里有人?”

“楼下,大吊灯旁边……难道是安保吗?可安保为什么没有手电呢……”

“真是个好问题……子爵先生。”一个男声倏然响起,劳尔猛地哆嗦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这里越来越冷了。他后退几步,楼下的那个影子抬起头,半脸面具在夜里显眼非常。莫名的,劳尔觉得他似乎在和自己对视。他努力稳住呼吸,“小洛蒂,我觉得他好像在看我们。”

没有人回答。

他又提高音量,“小洛蒂,小洛蒂?克莉丝汀?克莉丝汀  戴叶!” 他几乎在尖叫。克莉丝汀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劳尔!劳尔!你在哪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很远的地方?楼下?那……是谁抓着他的手?

劳尔低下头,一只男人的手攥着他的手腕,指节不比手背白多少——像多年不见天日的尸体。他再看向楼下,克莉丝汀正站在大吊灯旁,她睁大眼尽力向他身后看过去,忽然她捂着嘴尖叫起来,“劳尔!你的身后——”

那只手凭空消失,年轻人的胸膛剧烈起伏,男人的声音轻轻吻上他的耳朵。“我知道你可以听到我,别怕,我只是想和你玩玩。和之前一样……希望你还记得。”

他紧紧闭上眼,希望这是一场梦。

男人像是嘲讽地笑了笑,又开口,“转过身,面对你的命运吧!夏尼子爵。你不能让我一直等着。”

劳尔睁开眼,周围一片漆黑,克莉丝汀早已不知踪影,他转过身, 套索就在他面前。魅影站在阴影里,“我能够感觉到你的恐惧,也许我不该站得这么近,但这感觉与我而言已经有些陌生了——我想更近地看看。”

“这就是不归点了,夏尼子爵。”

他抓住了套索。












想写闹鬼,但夜里总有点怕。等白天再写吧。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