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Ding dong

太阳隔着薄薄一层云,像个糖心蛋,边角锋利的钢铁丛林轻易将它戳破——微冷湿滑的阳光就此流出来,晕染云雾。我又想起那个刚刚停雨,我第一次带你——也是我,去认识玫瑰的遥远下午。你看着像撒了糖霜的玫瑰,我看着你。
你很美。这是事实,但我喜欢重复它。人们都喜欢美的东西。我总这样安慰自己。可我并不敢同你太过于亲近,也许是因为你太过于黑白分明的眼睛吧。这世上太过于黑白分明的东西总会让人害怕。我也找不出准确的理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