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Wednesday’s Child is full of woe.

CP:铁奇异
瞎几把搞的au
只想自己给自己发糖吃
会有正经正文出现的。估计那时候就能看明白这是个什么au了。
介于两位的姓都是s开头,所以就用了名的开头字母。




S先生有时候会特意从二楼的窗户那里看看在圣所斜对面的那家,T先生的糖果店。那里面总有些比他贩卖的周边还精致的甜品,听那个总喜欢来他这里看日落的皇后区少年评价,T先生店里的糖很好吃,就像圣所里的熏香一样。很容易就能让人想起些开心的事。
想着,S先生把手收进口袋,却碰到了一个小硬块。他把它掏出来,闪闪亮的红色糖纸让他想起,这是T先生开店时通过送糖的方式从W先生口里套来老板,也就是他的生日后,在他生日那天准时送到圣所信箱里的糖果。他还以为这糖已经被那孩子吃完了呢,没想到他口袋里还有一颗。可他没有往口袋里放糖的习惯啊……
S先生用力回想,终于想到,也许是那次T先生悄悄放进他口袋的。前几天下雨,他刚出超市,没有带伞,也没有多余的钱买伞。这里人来人往,更不好让斗篷飘在头上给他挡雨。他在屋檐下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顶着雨回去时,他听到有人叫他。他以为是曾经的朋友或者什么,一回头却看到T先生一手握着伞,几步迈到他身边。S先生看着旁边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人群,觉得有点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没等他想明白,T先生就又开口了,雨太大了,我们一起走吧。最近降温太厉害,淋雨回去可不太好。想了想,S先生答应了。他们像商业互吹一样胡乱聊着最近生意怎么样,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什么的。等他们快到糖果店时,T先生忽然话锋一转,问他说生日时的糖喜欢吗?S先生一愣,才想起来被他塞进那个男孩书包里的可怜的糖包。他想了想,说谢谢你好意,不过我不太爱吃糖,就给……呃,我侄子了。
是那个常去你那里的年轻人嘛?短头发,个子不高,娃娃脸的那个。
对,是他。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为什么这样说?
那是我们店还没上的新品,刚好你的生日就在近期,想着送给你做生日礼物,让你先试吃一下,看感受如何,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进……不过也没事,如果你的……侄子来你的店,记得帮我问问他的食用感受。如果他还记得的话。
好的好的。啊……不如就在这里吧,我跑几步就可以了。你快回店里去——
他没说完就被T先生挤到人行道内侧,手忙脚乱里T先生的手滑进了他的口袋。真是够凉的。S先生想。T先生匆匆忙忙抽出手,看起来很抱歉,说不好意思啊,刚才那边有辆车过去,速度太快……你懂的。
S先生点点头,我懂。他才不会告诉T先生,他曾经为此把斗篷送进干洗店。他以为魔法造物不会脏的……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T先生坚持要把他送到圣所门口,态度之坚决甚至让S先生错觉他知道什么。但……他关门前回头看了眼,T先生还站在那里,见他回头,就招招手,隔着雨幕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只能看到些融化在雨里的口型。它们像被放了太久的麦芽糖,黏黏糊糊,自从落进时间怀里,就再也没人能辨清它的原本模样。
他停顿了几秒,关上了门。
你在想什么?W先生突然出声。S先生看向他,嗯?我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你看起来很高兴。
作为一位医生,我需要告诉你,摄入糖分总会让人愉悦起来的。
所以您的意思是,您终于打消了戒糖的打算?皇后区的男孩从W先生身后探出头,嘴角的笑好像在边缘试探的小鸟。S先生憋了很久,终于点点头。
男孩欢呼一声从W先生身后跳出来,怀里抱着一个糖罐子,这是T先生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博士博士,我们一起吃吧!
S先生抬头去看W先生,胖胖的东方人冲他露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标准露齿笑,好像在说,我救不了你。
当晚S先生做了个噩梦。T先生店里的糖都成了精,化成糖浆后活生生把他淹没。
——
T先生看了眼斜对面的圣所,扬扬眉毛,难得啊,他这么晚了还没睡。
他打了个响指,星期五,好姑娘,我们的博士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看起来圣所的屏障还好,周围也没有异常的能量波动,老板。
确定吗?
是的,老板。
呃……也许,也许……和我有关……?一个年轻的声音插进来,T先生回头。孩子,怎么会和你有关系?
皇后区的男孩保持着尴尬的微笑,我……我今天下午和他一起吃了半罐糖。
看到T先生的表情,他像回答问题似的举起手,她她她她她已经监督我刷过三次牙了!
不可以有下次。
好的好的。
男孩和他打了招呼,换了战衣离开了。
T先生看了一阵圣所的天窗上映出的,在窗子周围转来转去的人影,忽然笑起来。
当一切都不复存在,只有颜色和味道能够被铭记。也只有它们无可争辩。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