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泽

Stop asking why.
It's complicated.


至今未知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儿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墓志铭——就当我是同死藤茶一道离去的人吧!

让我们假装mcu奇异参加了内战

大概是战后讨论吧

CP:铁奇异






Tony没有看法师,只靠在椅背上看着撂在桌上的法案。

“你要明白一件事,Stephen.”

对面的法师微微坐正身体,一双眼避也不避的看向Tony,披着史前阳光的疼痛海在那颗已不复存在的钢铁之心前倏然刹住脚步,它渐渐温柔起来,带着巨树既是瞬间也是永恒的微笑在那颗温暖的心周围蜿蜒,不紧不慢,却隐隐有种威胁意味。

“I'm tired of just surviving.”*

“I want more.”*

如果可以,我希望一切都可以终结在源头。



法师忽然想起来,他去西伯利亚带钢铁侠回来时,Tony拿带血的战甲抹了两把带血的脸颊,他看不下去,头次把自己的衣襟当擦脸布,给阔佬擦了擦满脸血迹。临走时,阔佬转头又拣起了被美国队长扯下来的面甲,他拿着破损的面甲,另一手指了指自己脸上与父亲死时极为相似的伤痕,忽扯出一个笑,“This is my life.”

Stephen画传送门的手一顿,他转头看向勉强站着的钢铁侠,摇摇头。他走过去从Tony手里拿过已经报废的面甲,往茫茫雪地走了几步,随后把它远远扔了出去。

他一手揽着阔佬画出传送门,是一片新世界。

他像一道屏障,将两个世界隔绝开。一边是阔佬不愿触及的盾牌,一边是内战前,他改进的新战甲,工作台上有他的甜甜圈和一份披萨。

法师指了指传送门另一边的世界,“This is your life.”

每个人都惧怕黑暗,在黑暗前,总会做些要很久以后才愿意去面对的事。也许这黑暗险恶无比,让人不敢前进,但别怕——你我都不会再独自战斗了。

法师牵过钢铁侠的手,带他走出荒原——

“TOGETHER.”
















终焉

*:这是《哥谭》里的两句台词

评论

热度(78)